译注/《索隐》《正义》《集解》
《索隐》:应劭云:“表者,录其事而见之。”案:礼有表记,而郑玄云“表,明也”。谓事微而不著,须表明也,故言表也。《正义》:言代者,以五帝久古,传记少见,夏殷以来,乃有尚书略有年
月,比于五帝事迹易明,故举三代为首表。表者,明也。明言事仪。

【原文及注释】

太史公曰:五帝、三代之记<1>,尚矣<2>。自殷以前诸侯不可得而谱,<3>周以来乃颇可著。孔子因史文次春秋,纪元年,正时日月,盖其详哉。至于序尚书则略,无年月;或颇有,然多阙,不可录。
故疑则传疑,盖其慎也。

〔注释〕
<1>《索隐》案:此表依帝系及系本。其实叙五帝、三代,而篇唯名三代系表者,以三代代系长远,宜以名篇;且三代皆出自五帝,故叙三代要从五帝而起也。 <2>《索隐》注:刘氏云:“尚犹久古也。‘尚矣’之文元出大戴礼,彼文云‘黄帝尚矣’。” <3>《正义》注:谱,布也。列其事也。

余读谍<1>记,黄帝以来皆有年数。稽其历谱谍终始五德之传<2>,古文咸不同,乖异。夫子之弗论次其年月,岂虚哉!于是以五帝系谍、尚书<3>集世、纪黄帝以来讫共和为世表。

〔注释〕
《索隐》注:音牒。牒者,纪系谥之书也。下云“稽诸历谍”,谓历代之谱。 <2>《索隐》注:音转。谓帝王更王,以金木水火土之五德传次相承,终而复始,故云终始五德之传也。 <3>《索隐》注:案:大戴礼有五帝德及帝系篇,盖太史公取此二篇之谍及尚书,集而纪黄帝以来为系表也。

太史公自序:维三代尚矣,年纪不可考,盖取之谱牒旧闻,本于兹,于是略推,作《三代世表》。

三代世表

表中标注:
① 黄帝,号有熊。
②《索隐》案:宋衷曰:“太史公书玄嚣青阳是为少昊,继黄帝立者。盖少昊金德王,非五运之次,故叙五帝不数之耳。”
③ 帝颛顼,黄帝孙,起黄帝至颛顼三世,号高阳。
④《索隐》曰:系本作“穷系”。宋衷云“一云穷系,谥也。”
⑤ 帝俈,黄帝曾孙,起黄帝至帝俈四世,号高辛。
⑥ 蟜极生高辛,为帝俈。《索隱》曰:黃帝玄孫。
⑦ 帝尧,起黄帝至俈子五世。号唐。
⑧ 帝舜,黄帝玄孙之玄孙,号虞。
⑨《索隐》曰:汉书顓顼五代而生鯀,此及帝系皆云顓顼生鯀,是古文阙其代系也。
⑩ 帝禹,黄帝之耳孙,号夏。

三代世表

表中标注:
① 帝启,伐有扈,作甘誓。
② 帝仲康,太康弟。
③《索隐》曰:予,直吕反,亦作“宁”。《正义》曰:相为过浇所灭,后缗归有仍,生少康。其子予复禹绩。
④《索隐》曰:音回,一意怀。系本作“芬”。

三代世表

三代世表

表中标注:
①《索隐》曰:诵,或作“庸”。非。
② 康王钊,刑错四十余年。《索隐》曰:钊,克尧反,又音昭。
③ 《索隐》曰:康叔子,王孙牟父也。
④ 昭王瑕,南廵不返。不赴,讳之。索隐曰音遐。宋衷云“昭王南伐楚,辛由靡为左,涉汉中流而陨,由靡承王遂卒不复。 周乃侯其后于西翟也。”
⑤ 《索隐》曰:黮,吐感反,又徒感反,又杜减反。邹氏又作点音。
⑥ 作甫刑。荒服不至。
⑦ 《索隐》曰:疌,音捷。
⑧ 周道衰,诗人作刺。
⑨ 《索隐》曰:系本作为“微公”,名弗其。
⑩ 以恶闻过乱,出奔,遂死于彘。
⑾ 二伯行政。《索隐》曰:周召二公共相王室,故曰“共和”。皇甫谧云“共伯和干王位”,以共国,伯爵,和其名也。干王位,言篡也。与史迁之说不同,盖异说耳。

张夫子问褚先生曰<1>:诗言契、后稷皆无父而生。今案诸传记咸言有父,父皆黄帝子也<2>,得无与诗谬秋?

褚先生曰:不然。诗言契生于卵,后稷人迹者,欲见其有天命精诚之意耳。鬼神不能自成,须人而生,奈何无父而生乎!一言有父,一言无父,信以传信,疑以传疑,故两言之。尧知契、稷皆贤人,天之所生,故封之契七十里,后十余世至汤,王天下。尧知后稷子孙之后王也,故益封之百里,其后世且千岁,至文王而有天下。诗传曰:汤之先为契,无父而生。契母与姊妹浴于玄丘水,有燕衔卵堕之,契母得,故含之,误吞之,即生契<3>。契生而贤,尧立为司徒,姓之曰子氏。子者兹;兹,益大也。诗人美而颂之曰“殷社<4>芒芒,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商者质,殷号也。文王之先为后稷,后稷亦无父而生。后稷母为姜嫄<5>,出见大人迹而履践之,知于身,则生后稷。姜嫄以为无父,贱而弃之道中,牛羊避不践也。抱之山中<6>,山者养之。又捐之大泽,鸟覆席食之。姜嫄怪之,于是知其天子,乃取长之。尧知其贤才,立以为大农,姓之曰姬氏。姬者,本也。诗人美而颂之曰“厥初生民”,深修益成,而道后稷之始也。”

孔子曰:“昔者尧命契为子氏,为有汤也。命后稷为姬氏,为有文王也。大王命季历,明天瑞也。太伯之吴,遂生源也<7>。”天命难言,非圣人莫能见。舜、禹、契、后稷皆黄帝子孙也。黄帝策天命而治天下,德泽深后世,故其子孙皆复立为天子,是天之报有德也。人不知,以为氾从布衣匹夫起耳。夫布衣匹夫安能无故而起王天下乎?其有天命然。

〔注释〕
<1>《索隐》注:褚先生名少孙,元成间为博士。张夫子,未详也。 <2>《索隐》案:上契及后稷皆帝喾子,此云“黄帝子”者,谓是黄帝之子孙耳。 案:喾是黄帝曾孙,而契、弃是玄孙,故云也。 <3>《索隐》注:有娀氏女曰简狄,浴于玄丘水,出诗纬。《殷本纪》云:玄鸟翔水遗卵,娀简狄取而吞之也。 <4>《集解》:诗云“土”。 <5>《索隐》注:有郃氏之女也。韦昭云:“姜,姓;嫄,字也”。 <6>《集解》:抱,普茅反。《索隐》注:抱,普交反,又如字。 <7>《索隐》注:言太伯之让季历居吴不反者,欲使传文王、武王拨乱反正,成周道,遂天下生生之源本也。

黄帝后世何王天下之久远邪?
曰:传云“天下之君王,为万夫之黔首请赎民之命者帝,有福万世。”黄帝是也。五政明则修礼义,因天时举兵征伐而利者王,有福千世。蜀王,黄帝后世也<1>,至今在汉西南五千里,常来朝降,输献于汉,非以其先之有德,泽流后世邪?行道德岂可以忽乎哉!人君王者举而观之。汉大将军霍子孟名光者,亦黄帝后世也<2>。此可为博闻远见者言,固难为浅闻者说也。何以言之?古诸侯以国为姓。霍者,国名也。武王封弟叔处于霍,后世晋献公灭霍公,后世为庶民,往来居平阳。平阳在河东,河东晋地,分为卫国。以诗言之,亦可为周世。周起后稷,后稷无父而生。以三代世传言之,后稷有父名高辛;高辛,黄帝曾孙。《黄帝终始传》曰<3>:“汉兴百有余年,有人不短不长,出白燕之乡<4>,持天下之政,时有婴儿主<5>,却行车<6>。”霍将军者,本居平阳白燕。臣为郎时,与方士考功<7>会旗亭下<8>,为臣言。岂不伟哉!<9>”

〔注释〕
<1>《索隐》案:系本蜀无姓,相承云黄帝后。且黄帝二十五子,分封赐姓,或于蛮夷,盖当然也。蜀王本纪云朱提有男子杜宇从天而下,自称望帝,亦蜀王也。则杜姓出唐杜氏,盖陆终氏之胤,亦黄帝之后也。《正义》注:谱记普云蜀之先肇于人皇之际。黄帝与子昌意娶蜀山氏女,生帝干,立,封其支庶于蜀,历虞夏商。周衰,先称王者蚕丛,国破,子孙居姚、巂等处。 <2>《索隐》案:系本云霍国,真姓后。周武王封其弟叔处于霍。是姬姓亦黄帝后。 <3>索盖谓五行谶纬之说,若今之童谣言。 <4>《正义》注:一作“白彘”。 案:霍光,平阳人。平阳今晋州霍邑,本秦时霍伯国,汉为彘县,后汉改“彘”曰“永安”,隋又改为“霍邑”。遍检记传,无“白燕”之名,疑“白彘”是乡之名。 <5>《索隐》注:谓昭帝也。 <6>《索隐》注:言霍光持政擅权,逼帝令如却行车,使不前也。 <7>《正义》注:谓年老为方士最功也。 <8>《集解》:西京赋曰:“族亭五里。” 薛综曰:“旗亭,市楼也。立旗于上,故取名焉。” <9>《索隐》注:褚先生盖腐儒也。设主客,引诗传,云契、弃无父,及据帝系皆帝喾之子,是也。而末引蜀王、霍光,竟欲证何事?而言之不经,芜秽正史,辄云“岂不伟哉”,一何诬也!

《索隐述赞》曰:高辛之胤,大启祯祥。脩己吞薏,石纽兴王。天命玄鸟,简秋生商。姜嫄履迹,祚流岐昌。俱膺历运,互有兴亡。风余周召,刑措成康。出彘之后,诸侯日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