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注/支菊生

【说明】

  据《汉书·艺文志》著录,司马迁有赋八篇,但大都不传,只有这篇《悲士不遇赋》保存在唐欧阳询等编纂的《艺文类聚》卷三十之中。文约二百字,是否全文,已无从考察。

  汉初以来,文人多不得志,因而常有感叹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作品。在司马迁之前,董仲舒就已写过《士不遇赋》,此后“士不遇”就成了文人作品中常见的题目。司马迁这篇赋虽然很短,但表达的思想已很明确,一是叹“士生之不辰”,二是不甘于“没世无闻”。前者与他人的同类作品一样,反映了当时文人的普遍情绪;后者则是司马迁本人特有的衷曲,与《报任安书》一脉相通。因此,本篇大致也应是受刑之后所作。

  司马迁不以赋见称,但他生当大赋盛行的时代,流风所及,其赋作也必能达到一定水平。这篇短赋虽不能与名家之赋相提并论,但也还是颇具特色的。其中的反复铺陈、排比对偶,正是司马相如以来汉赋的主要特征;句式的规整与有节奏的变化比司马相如似乎又向前发展了一步。

 
  【译文】

  我悲叹士人的生不逢时,自愧顾盼身影孤独一人。时常约束自己,使言行合于礼,唯恐志向与行为默默无闻。自信才质很高而世情不正,将至死都永远辛勤。虽有形相但不能彰显于世,空有才能却不得展示于人。为何困厄与通达容易使人迷惑,美与恶确实很难辨清。时光悠长而没有穷尽,我将只能屈而不能伸。让那些公心为国的人都和我相同啊,私心为自己的人自己去悲哀吧!天道那么精微啊,哎呀又那么疏阔;人间事理显而易见,只有互相倾轧和侵夺。贪生怕死,是品质的卑贱;爱贵轻贫,是智虑的混乱。明白透澈,是胸中豁达开朗;胡涂迷乱,是内心生了毒害。我的心意,明智的人已能猜想到;我的言论,明智的人定能把它入选。终身默默无闻,古人当作羞耻。早晨知道了真理晚上就死去,谁能说不该如此。逆与顺循环往复,忽而没落忽而兴起。没有人事先就造下洪福,也没有人起始就遇到大祸;委身于自然,最终还是归为一体啊!

 
  【原文及注释】
 
  悲夫士生之不辰<1>,愧顾影而独存。恒克己而复礼<2>,惧志行之无闻。谅才韪而世戾<3>,将逮死而长勤<4>。虽有形而不彰,徒有能而不陈。何穷达之易惑<5>,信美恶之难分。时悠悠而荡荡<6>,将遂屈而不伸。使公于公者彼我同兮<7>,私于私者自相悲兮<8>。天道微哉<9>,吁嗟阔兮<10>;人理显然,相倾夺兮。好生恶死,才之鄙也<11>;好贵夷贱<12>,哲之乱也。炤炤洞达<13>,胸中豁也<14>;昏昏罔觉<15>,内生毒也。我之心矣,哲已能忖<16>;我之言矣,哲已能选。没世无闻<17>,古人惟耻。朝闻夕死<18>,孰云其否。逆顺还周<19>,乍没乍起<20>。无造福先,无触祸始。委之自然<21>,终归一矣!

  〔注释〕
  <1>生之不辰:出生没遇到好时辰。一般以此表示所生之世未遇明主贤君或未逢盛世,所谓“士不遇”主要就是这个含意。语出《诗经·大雅·桑柔》。 <2>克己:抑制、约束自己的言行。复礼:合于礼的要求。“克己复礼”出自《论语·颜渊》。 <3>谅:信。 才韪:才质美好。韪(wěi,伟):善。戾(lì,力》:违背,引申为不正常。 <4>逮:及,达到。 <5>穷:困厄。 达:通达,显达。 <6>悠悠:形容长久。 荡荡:形容广阔无际。 <7>公于公者:前公字动词,用公心对待;后公字名词,指国家或朝廷。 <8>私于私者:前私字,用私心对待;后私字,指自己或自家。 <9>天道:包含自然规律和天意两方面含意。 微:精微,微妙。 <10>吁嗟(xū juē,音虚决;决,声阴平):感叹词。 阔:疏阔。 <11>才:品质。 <12>夷:削平,引申为轻视。 <13>炤(zhāo,昭)炤:同“昭昭”,明白。 洞达:透彻。 <14>豁(huò,或):豁达,开阔。 <15>昏昏:胡涂。 罔:同“惘”,恍惚,迷乱。 <16>哲:哲人,明智的人。 <17>没世:死,终身。“没世无闻,古人惟耻”两句本《论语·卫灵公》:“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 <18>朝闻夕死:《论语·里仁》:“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意思是早晨知道了真理,晚上就死去也可以呀。这里也可理解为与上文的“没世无闻”相应,即把“闻”解为“闻名”。 <19>还周:循环。还,通“环”。 <20>乍:忽而。按,清严可均编《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据《文选》江淹《诣建平王上书》注,在此句下补入“理不可据,智不可恃”两句。 <21>委:托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