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及注释】

  平原君赵胜者,赵之诸公子也<1>。诸子中胜最贤,喜宾客,宾客盖至者数千人<2>。平原君相赵惠文王及孝成王,三去相,三复位,封于东武城。
  平原君家楼临民家<3>。民家有躄者<4>,槃散行汲<5>。平原君美人居楼上,临见,大笑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门,请曰:“臣闻君之喜士,士不远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贵士而贱妾也。臣不幸有罢癃之病<6>,而君之后宫临而笑臣<7>,臣愿得笑臣者头。”平原君笑应曰:“诺。”躄者去,平原君笑曰:“观此竖子<8>,乃欲以一笑之故杀吾美人,不亦甚乎!”终不杀。居岁余,宾客门下舍人稍稍引去者过半<9>。平原君怪之,曰:“胜所以待诸君者未尝敢失礼,而去者何多也?”门下一人前对曰:“以君之不杀笑躄者,以君为爱色而贱士,士即去耳。”于是平原君乃斩笑躄者美人头,自造门进躄者<10>,因谢焉<11>。其后门下乃复稍稍来。是时齐有孟尝<12>,魏有信陵<13>,楚有春申<14>,故争相倾以待士<15>。

  〔注释〕
  <1>诸公子:众公子。这里指在众公子之列。公子,古时称诸侯国君的儿女或兄弟叫“公子”,赵胜是赵武灵王之子,赵惠文王之弟,故称之。 <2>盖:大概,大约。 <3>临:居于高处朝向低处。 <4>躄者:两腿瘸的人,即跛子。 <5>槃散:行走时一瘸一拐的样子。也作“蹒跚”。行汲:出外取水。 <6>罢癃:身体残疾。罢,通“疲”,废置;癃,体弱多病。 <7>后宫:宫中妃嫔居处,借指姬妾。 <8>竖子:如今之蔑称“小子”、“家伙”。 <9>门下舍人:指寄食门下派有一定差役的食客。稍稍:逐渐地。引去:离去。 <10>造门:登门。进:献。 <11>谢:谢罪,道歉。 <12>孟尝:指孟尝君田文。 <13>信陵:指信陵君魏无忌。 <14>春申:指春申君黄歇。 <15>倾:超越。待:款待,礼遇。

  秦之围邯郸,赵使平原君求救,合从于楚<1>,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2>。平原君曰:“使文能取胜<3>,则善矣。文不能取胜,则歃血于华屋之下<4>,必得定从而还<5>。士不外索<6>,取于食客门下足矣。”得十九人,余无可取者,无以满二十人。门下有毛遂者,前<7>,自赞于平原君曰<8>:“遂闻君将合从于楚,约与食客门下二十人偕,不外索。今少一人,愿君即以遂备员而行矣<9>。”平原君曰:“先生处胜之门下几年于此矣?”毛遂曰:“三年于此矣。”平原君曰:“夫贤士之处世也,譬若锥之处囊中<10>,其末立见<11>。今先生处胜之门下三年于此矣,左右未有所称诵<12>,胜未有所闻,是先生无所有也。先生不能,先生留。”毛遂曰:“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使遂蚤得处囊中<13>,乃颖脱而出<14>,非特其末见而已<15>。”平原君竟与毛遂偕。十九人相与目笑之而未废也<16>。

  〔注释〕
  <1>合从于楚:指拟推楚为盟主,订合纵盟约以联兵抗秦。从,同“纵”。 <2>约:约定。食客:指投靠强宗贵族并为其服务以谋取食衣的人。偕:一起去。 <3>使:假使。文:指客气地谈判。胜:成功。 <4>歃血:古代举行盟会时,以口微吸盘中牲畜之血,以表示诚意。一说,以指蘸血,涂于口旁。华屋:豪华的厅堂。指盟会、议事的地方。 <5>定从:确定合纵盟约。 <6>士不外索:(这些)文武之士不必到外面去找。索,求取。 <7>前:径自走到前面。 <8>自赞:自我推荐。 <9>备员:凑数,充数。 <10>锥之处囊中:锥子放在口袋中。 <11>其末立见:锥子的锋尖立即会露出来。末,锥尖;见,同“现”,显露。以上两句比喻有才能的人终会显露头角,不会长久被埋没。 <12>称诵:称赞荐举。称,称赞;诵,述说、宣扬。 <13>蚤:通“早”。 <14>颖脱而出:指整个锥锋都脱露出来。颖,原指禾穗的芒,这里指锥锋。 <15>这一句的意思是说:不仅仅露出一点锥尖就罢了。 <16>目笑之:用眼光示意,暗笑毛遂。废:当作“发”,发声。张衍田《史记正义佚文辑校》引《正义》:“‘发’字或作‘废’者非也。毛遂不由十九人而得废弃也。”

  毛遂比至楚<1>,与十九人论议,十九人皆服。平原君与楚合从,言其利害,日出而言之,日中不决。十九人谓毛遂曰:“先生上<2>。”毛遂按剑历阶而上<3>,谓平原君曰:“从之利害,两言而决耳。今日出而言从,日中不决,何也?”楚王谓平原君曰:“客何为者也?”平原君曰:“是胜之舍人也<4>。”楚王叱曰:“胡不下!吾乃与而君言<5>,汝何为者也!”毛遂按剑而前曰:“王之所以叱遂者,以楚国之众也。今十步之内,王不得恃楚国之众也<6>,王之命县于遂手<7>。吾君在前,叱者何也?且遂闻汤以七十里之地王天下<8>,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诸侯<9>,岂其士卒众多哉,诚能据其势而奋其威<10>。今楚地方五千里<11>,持戟百万<12>,此霸王之资也<13>。以楚之强,天下弗能当<14>。白起,小竖子耳,率数万之众,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15>,再战而烧夷陵<16>,三战而辱王之先人<17>。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而王弗知恶焉<18>。合从者为楚,非为赵也。吾君在前,叱者何也?”楚王曰:“唯唯<19>,诚若先生之言,谨奉社稷而以从<20>。”毛遂曰:“从定乎?”楚王曰:“定矣。”毛遂谓楚王之左右曰:“取鸡狗马之血来<21>。”毛遂奉铜槃而跪进之楚王曰<22>:“王当歃血而定从<23>,次者吾君<24>,次者遂<25>。”遂定从于殿上。毛遂左手持槃血而右手招十九人曰:“公相与歃此血于堂下。公等录录<26>。所谓因人成事者也<27>。”
  平原君已定从而归,归至于赵,曰:“胜不敢复相士<28>。胜相士多者千人,寡者百数,自以为不失天下之士,今乃于毛先生而失之也。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赵重于九鼎大吕<29>。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胜不敢复相士。”遂以为上客<30>。

  〔注释〕
  <1>比:及,等到。 <2>上:指登堂。 <3>按剑:握紧剑柄,作刺杀之势。历阶:不停足地连续登阶,形容急速。 <4>舍人:家臣。古时王公贵官的亲近侍从。 <5>而:你的。 <6>恃:依仗。 <7>县:同“悬”,系缚,控制。 <8>王天下:统治天下。 <9>臣诸侯:使诸侯称臣而宾服。 <10>据:依据。奋:振作,发扬。 <11>方:指纵横长度相等的面积。 <12>持戟:指武装的士兵。戟,古代的一种兵器。 <13>霸王之资:争霸称王所凭借的资本。资,凭借。 <14>当:挡住,抵挡。 <15>一战而举鄢、郢:指前279 年秦将白起攻下楚国鄢、邓五城及前278年攻取郢都。 <16>夷陵:楚国先王的墓地。  <17>辱王之先人:侮辱您的祖先。指楚屡为秦所败,祖先陵庙被毁,又被迫迁都等。 <18>恶:羞愧。 <19>唯唯:表示应答的声音。相当于“嗯嗯”,“是是”。 <20>谨奉社稷而以从:一定尽全国之力来履行合纵盟约。谨,严;奉,献出,倾尽全力。 <21>鸡狗马之血:古代举行盟会歃血所用的牲畜之血。《索隐》:“盟之所用牲贵贱不同,天子用牛及马,诸侯用犬及豭,大夫以下用鸡。今此总言盟之用血,故云‘取鸡狗马之血来’耳。” <22>奉:双手捧着。槃:通‘盘’。 <23>这一句的意思是说:楚王您应先歃血(用马血)以示合纵的诚意。 <24>次者吾君:其次是我的主人平原君(用狗血)。 <25>次者遂:再其次是我毛遂(用鸡血)。 <26>录录:通“碌碌”。平庸,无特殊能力。 <27>因人成事:依赖他人的力量来完成任务。 <28>相士:观察、识别人才。 <29>九鼎大吕:极贵重的宝物。九鼎,相传为禹所铸,象征九州,商、周把它作为传国之宝;大吕,《正义》谓:“周庙大钟。” <30>上客:上等宾客。

  平原君既返赵,楚使春申君将兵赴救赵<1>,魏信陵君亦矫夺晋鄙军往救赵<2>,皆未至。秦急围邯郸,邯郸急,且降<3>,平原君甚患之。邯郸传舍吏子李同说平原君曰<4>:“君不忧赵亡邪?”平原君曰:“赵亡则胜为虏,何为不忧乎?”李同曰:“邯郸之民,炊骨易子而食<5>,可谓急矣,而君之后宫以百数,婢妾被绮縠<6>,余粱肉<7>,而民褐衣不完<8>,糟糠不厌<9>。民困兵尽<10>,或剡木为矛矢<11>,而君器物钟磬自若<12>。使秦破赵<13>,君安得有此?使赵得全,君何患无有?今君诚能令夫人以下编于士卒之间,分功而作<14>,家之所有尽散以飨士<15>,士方其危苦之时,易德耳<16>。”于是平原君从之,得敢死之士三千人。李同遂与三千人赴秦军,秦军为之却三十里。亦会楚、魏救至,秦兵遂罢,邯郸复存。李同战死,封其父为李侯。
  虞卿欲以信陵君之存邯郸为平原君请封<17>。公孙龙闻之,夜驾见平原君曰<18>:“龙闻虞卿欲以信陵君之存邯郸为君请封,有之乎?”平原君曰:“然。”龙曰:“此甚不可。且王举君而相赵者,非以君之智能为赵国无有也<19>。割东武城而封君者,非以君为有功也,而以国人无勋<20>,乃以君为亲戚故也。君受相印不辞无能<21>,割地不言无功者<22>,亦自以为亲戚故也。今信陵君存邯郸而请封,是亲戚受城而国人计功也<23>。此甚不可。且虞卿操其两权<24>,事成,操右券以责<25>;事不成,以虚名德君<26>。君必勿听也。”平原君遂不听虞卿。
  平原君以赵孝成王十五年卒<27>。子孙代<28>,后竟与赵俱亡。
  平原君厚待公孙龙。公孙龙善为坚白之辩<29>,及邹衍过赵言至道<30>,乃绌公孙龙<31>。

  〔注释〕
  <1>将:率领,统率。 <2>矫夺晋鄙军:指信陵君假借魏王的命令取代魏将晋鄙来统率军队,晋鄙视破其计,破朱亥击杀。矫:假借,假称。 <3>且:将要 <4>传舍吏子:宾客住所的吏员的儿子。传舍,古代供来往行人居住的旅舍,这里指一般宾客的居所。 <5>炊骨:用死人枯骨作柴烧饭。易子而食:指人们不忍吃自己孩子的肉而互相交换当饭吃。 <6>婢妾:侍女。被:同“披”。穿在身上。绮:织有花纹的素地丝织物。縠:绉纹纱。 <7>粱:指饭食。 <8>褐衣:粗布短衣。不完:不能遮体。 <9>厌:同“餍”。吃饱。 <10>兵:兵器。 <11>剡(yǎn,眼)削尖。 <12>钟:古代青铜制敲击乐器。磬:古代石或玉制敲击乐器。自若:照旧。 <13>使:假使。 <14>分功:分别承担工作。功,工作、事情。 <15>飨士:给士卒享用。 <16>易:容易。德:感激。 <17>这一句的意思是说:虞卿想要以信陵君出兵救赵保存了邯郸为由替平原君向赵王请求增加封邑。按:平原君系信陵君的姊丈,凭亲戚关系曾力请信陵君出兵救赵,邯郸解围当有平原君之功,故虞卿为其请封。 <18>夜驾:连夜驾车前往。 <19>这一句的意思是说:并非因为您的智慧才能是赵国所没有的。 <20>勋:特殊的功劳。 <21>这一句的意思是说:您接受相印并不以自己无能而推辞。 <22>割地:即指划出东武城封给平原君。 <23>这一句的意思是说:这是(无功时)作为亲戚接受了封邑,而(有功时)又要求按照普通人来论功计赏。 <24>操其两权:掌握着事情两头的主动权。 <25>操右券以责:拿着索债的契券来索取报偿。右券,古代借债契券分左右两半,双方各执一半作为凭证,左半叫左券,左半叫右券。右券为债权人所执。责,索取。 <26>德:施恩德,使感激。 <27>赵孝成王十五年:即前251年。《索隐》:“《六国年表》及世家并云十四年卒,与此不同。” <28>代:世代。这里是世代相袭的意思。 <29>坚白之辩:指公孙龙关于“离坚白”命题的论辩。公孙龙的《坚白论》认为,眼看不到石头的坚度,只能看到石头的白色;手摸不着石头的白色,只能触及其坚度,因而得出结论:“坚”和“白”是互相分离,各自独立的。这种观点夸大了感官对事物感受方式的特殊性,而割裂了人的认识作用的统一性,最终导致而上学的诡辩。 <30>邹衍过赵言至道:邹衍访问赵国时谈论正大道理。据《集解》引刘向《别录》载:齐国派邹衍出访赵国,平原君曾就公孙龙与其门徒谈论“白马非马”的名辩命题而询问邹衍。邹衍认为名辩者的高谈阔论使人迷惑,有害于正大的道理。他说:“烦文以相假,饰辞以相惇(dūn,敦),巧譬以相移,引人声使不得及其意。如此,害大道。”过,访;至道,大道理;一说“至道”当为邹衍著作《主运》之误。 <31>绌:通“黜”,辞退。

  虞卿者,游说之士也<1>,蹑屩檐簦说赵孝成王<2>。一见,赐黄金百镒<3>,白璧一双;再见,为赵上卿,故号为虞卿。
  秦、赵战于长平,赵不胜,亡一都尉。赵王召楼昌与虞卿曰:“军战不胜,尉复死,寡人使束甲而趋之<4>,何如?”楼昌曰:“无益也,不如发重使为媾<5>。”虞卿曰:“昌言媾者,以为不媾军必破也。而制媾者在秦<6>。且王之论秦也<7>,欲破赵之军乎,不邪<8>?”王曰:“秦不遗余力矣<9>,必且欲破赵军<10>。”虞卿曰:“王听臣,发使出重宝以附楚、魏<11>,楚、魏欲得王之重宝,必内吾使<12>。赵使入楚、魏,秦必疑天下之合从,且必恐。如此,则媾乃可为也。”赵王不听,与平阳君为媾<13>,发郑朱入秦。秦内之。赵王召虞卿曰:“寡人使平阳君为媾于秦,秦已内郑朱矣,卿以为奚如?”虞卿对曰:“王不得媾,军必破矣。天下贺战胜者皆在秦矣。郑朱,贵人也<14>,入秦,秦王与应侯必显重以示天下<15>。楚、魏以赵为媾,必不救王。秦知天下不救王,则媾不可得成也。”应侯果显郑朱以示天下贺战胜者,终不肯媾。长平大败,遂围邯郸,为天下笑。

  〔注释〕
  <1>游说之士:战国时,周游列国,凭口才劝说君主接受其治国主张以取得官禄的策士。 <2>蹑屩(jué,撅)檐簦:脚踏草鞋,肩搭雨伞。指远行。屩,通“蹻”,草鞋;檐,通“担”,肩荷;簦,古代有柄的笠。 <3>镒:古代重量单位,二十两为一镒。一说二十四两为一镒。 <4>束甲:卷甲,以示决战。 <5>重使:重要使臣。媾:求和,讲和。 <6>制媾者:指掌握讲和与否的主动权的一方。 <7>论:推论,估计。 <8>不:相当于“否”。 <9>不遗余力:竭尽全力,毫不保留。 <10>且:将。 <11>附:依附。指联合。 <12>内:同“纳”,接纳。 <13>平阳君:即赵豹。 <14>贵人:显贵之人。 <15>应侯:即范雎。必显重以示天下:一定把赵国重臣在秦国这件事大加宣扬而给天下诸侯看。显,显扬。

  秦既解邯郸围<1>,而赵王入朝<2>,使赵郝约事于秦<3>,割六县而媾<4>。虞卿谓赵王曰:“秦之攻王也,倦而归乎<5>?王以其力尚能进,爱王而弗攻乎?”王曰:“秦之攻我也,不遗余力矣,必以倦而归也。”虞卿曰:“秦以其力攻其所不能取,倦而归,王又以其力之所不能取以送之,是助秦自攻也<6>。来年秦复攻王,王无救矣。”王以虞卿之言告赵郝。赵郝曰:“虞卿诚能尽秦力之所至乎<7>?诚知秦力之所不能进,此弹丸之地弗予,令秦来年复攻王,王得无割其内而媾乎<8>?”王曰:“请听子割矣,子能必使来年秦之不复攻我乎?”赵郝对曰:“此非臣之所敢任也<9>。他日三晋之交于秦<10>,相善也。今秦善韩、魏而攻王,王之所以事秦必不如韩、魏也<11>。今臣为足下解负亲之攻<12>,开关通币<13>,齐交韩、魏<14>,至来年而王独取攻于秦,此王之所以事秦必在韩、魏之后也。此非臣之所敢任也。”
  王以告虞卿。虞卿对曰:“郝言‘不媾,来年秦复攻王,王得无割其内而媾乎’。今媾,郝又以不能必秦之不复攻也。今虽割六城,何益!来年复攻,又割其力之所不能取而媾,此自尽之术也<15>,不如无媾。秦虽善攻,不能取六县;赵虽不能守,终不失六城。秦倦而归,兵必罢<16>。我以六城收天下以攻罢秦,是我失之于天下而取偿于秦也。吾国尚利,孰与坐而割地<17>,自弱以强秦哉?今郝曰‘秦善韩、魏而攻赵者,必(以为韩魏不救赵也而王之军必孤有以)王之事秦不如韩、魏也’<18>,是使王岁以六城事秦也<19>,即坐而城尽。来年秦复求割地,王将与之乎?弗与,是弃前功而挑秦祸也;与之,则无地而给之。语曰‘强者善攻,弱者不能守’。今坐而听秦,秦兵不而多得地<20>,是强秦而弱赵也。以益强之秦而割愈弱之赵,其计故不止矣<21>。且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22>,以有尽之地而给无已之求,其势必无赵矣。”

  〔注释〕
  <1>秦既解邯郸围:指秦兵进围赵国都邯郸久攻不下,于前257 年在赵军的顽强抵抗和魏、楚两国援军的夹击下大败,秦将郑安平率卒二万降赵,遂解围而去。 <2>赵王入朝:指赵王惧怕强秦而去拜访秦王。入朝,拜访。 <3>约事于秦:到秦国订约结交。 <4>割六县而媾: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赵策》谓‘秦破赵长平归,使人索六城于赵而讲’……邯郸之围,非秦德赵而解,赵赖魏之力耳。何事朝秦而讲以六城?《策》以长平破,惧而赂之,是也。”录以备考。 <5>倦:疲顿。 <6>助秦自攻:帮助秦国进攻自己。 <7>这一句的意思是说:虞卿真的能全部搞清秦国兵力的底细吗? <8>内:内地,腹地。 <9>任:担当,承担。 <10>他日:往昔。三晋:指韩、赵、魏三国。春秋末,晋被韩、赵、魏三家瓜分,各立为国,故称“三晋”。 <11>事:奉事。 <12>解负亲之攻:解除因背弃与秦的亲善关系而招致的进攻。事见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前262年秦伐韩之野王,韩之上党道绝,其守冯亭率民归赵, 赵受之,后招致长平之祸。 <13>开关通币:开启关卡,互通贸易。币,财物、货币。 <14>齐:相等。 <15>自尽之术:自取灭亡的办法。 <16>罢:通“疲”。疲惫。 <17>孰与坐而割地:这与白白地割让土地……相比,怎么样?坐,空。 <18>(以为韩魏不救赵也……):张文虎《校刊史记集解索隐正义札记》引《杂志》云:“十六字衍。《赵策》及《新序·善谋篇》并无。” <19>岁:每年。 <20>:疲劳,疲困。 <21>计:算计,谋划。 <22>无已:没有止境。

  赵王计未定,楼缓从秦来,赵王与楼缓计之,曰:“予秦地(何)如毋予<1>,孰吉<2>?”缓辞让曰<3>:“此非臣之所能知也。”王曰:“虽然,试言公之私<4>。”楼缓对曰:“王亦闻夫公甫文伯母乎<5>?公甫文伯仕于鲁,病死,女子为自杀于房中者二人<6>。其母闻之,弗哭也。其相室曰<7>:‘焉有子死而弗哭者乎?’其母曰:‘孔子,贤人也,逐于鲁,而是人不随也<8>。今死而妇人为之自杀者二人,若是者必其于长者薄而于妇人厚也<9>。’故从母言之<10>,是为贤母;从妻言之,是必不免为妒妻。故其言一也,言者异则人心变矣<11>。今臣新从秦来而言勿予,则非计也;言予之,恐王以臣为为秦也:故不敢对。使臣得为大王计,不如予之。”王曰:“诺<12>。”
  虞卿闻之,入见王曰:“此饰说也<13>,王昚勿予<14>!”楼缓闻之,往见王。王又以虞卿之言告楼缓。楼缓对曰:“不然。虞卿得其一,不得其二。夫秦、赵构难而天下皆说<15>,何也?曰‘吾且因强而乘弱矣’<16>。今赵兵困于秦,天下之贺战胜者则必尽在于秦矣。故不如亟割地为和<17>,以疑天下而慰秦之心<18>。不然,天下将因秦之(强)怒<19>,乘赵之<20>,瓜分之。赵且亡,何秦之图乎<21>?故曰虞卿得其一,不得其二。愿王以此决之,勿复计也。”

  〔注释〕
  <1>予秦地(何)如毋予:给秦国土地与不给。张文虎《校刊史记集解索隐正义札记》引《杂志》云:“‘何’字衍。如者,与也。《新序》作‘予秦地与无予孰吉’。” <2>孰吉:哪种做法好。 <3>辞让:谨虚地推让。 <4>私:指个人的意见、看法。 <5>公甫文伯母:指鲁定公时大夫公甫文伯的母亲。《礼记·檀弓》:“文伯之丧,敬姜据其床而不哭,曰:‘昔者吾有斯子也,吾以将为贤人也,吾未尝以就公室。今及其死也,朋友诸臣未有涕者,而内人皆行哭失声。斯子也,必多旷于礼矣夫!’”楼缓所言公甫文伯母之事与《檀弓》所载有出入。 <6>女子:指妻妾。 <7>相室:古代保育贵族子女的老年人,如保姆之类。 <8>是人:此人。指公甫文伯。因其母不把他看作是自己的儿子,故称“是人”。 <9>薄:指情义淡薄。厚:指情义深厚。 <10>从母言之:由母亲来说这样的话。 <11>人心:指说话人的用心、用意。 <12>诺:答应的声音。 <13>饰说:虚伪、粉饰的言辞。 <14>昚(shèn,慎):同“慎”。表示告诫,相当于“千万”、“切切”。 <15>构难:结下怨仇,引起兵祸。说:同“悦”。 <16>且:将。因强而乘弱:借强国来欺弱国。乘:欺压、侵凌。 <17>亟:急,赶快。 <18>这一句的意思是说:用割地来使天下诸侯怀疑秦、赵已交好而又能抚慰秦国。 <19>(强)怒:张文虎《校刊史记集解索隐正义札记》:“疑‘怒’字一作‘强’,旁注误并。” <21>乘:趁着。 <21>何秦之图:图谋什么秦国。

  虞卿闻之,往见王曰:“危哉,楼子之所以为秦者,是愈疑天下,而何慰秦之心哉?独不言其示天下弱乎<1>?且臣言勿予者,非固勿予而已也<2>。秦索六城于王,而王以六城赂齐<3>。齐,秦之深雠也<4>,得王之六城,并力西击秦,齐之听王,不待辞之毕也<5>。则是王失之于齐而取偿于秦也。而齐、赵之深雠可以报矣,而示天下有能为也<6>。王以此发声<7>,兵未窥于境<8>,臣见秦之重赂至赵而反媾于王也<9>。从秦为媾<10>,韩、魏闻之,必尽重王<11>;重王,必出重宝以先于王<12>。则是王一举而结三国之亲<13>,而与秦易道也。<14>”赵王曰:“善。”则使虞卿东见齐王,与之谋秦。虞卿未返,秦使者已在赵矣。楼缓闻之,亡去。赵于是封虞卿以一城。
  居顷之,而魏请为从<15>。赵孝成王召虞卿谋。过平原君<16>,平原君曰:“愿卿之论从也<17>。”虞卿入见王。王曰:“魏请为从。”对曰:“魏过<18>。”王曰:“寡人固未之许<19>。”对曰:“王过。”王曰:“魏请从,卿曰魏过,寡人未之许,又曰寡人过,然则从终不可乎?”对曰:“臣闻小国之与大国从事也<20>,有利则大国受其福,有败则小国受其祸。今魏以小国请其祸,而王以大国辞其福<21>,臣故曰王过,魏亦过。窃以为从便<22>。”王曰:“善。”乃合魏为从。
  虞卿既以魏齐之故<23>,不重万户侯卿相之印,与魏齐间行<24>,卒去赵,困于梁。魏齐已死,不得意,乃著书,上采《春秋》<25>,下观近世,曰:节、义,称、号,揣、摩,政、谋,凡八篇。以刺讥国家得失,世传之曰《虞氏春秋》<26>。

  〔注释〕
  <1>这一句的意思是说:偏偏不说这样做就是拿赵国的软弱给天下诸侯们看。 <2>固:坚决。 <3>赂:奉送。 <4>雠:仇敌。 <5>不待辞之毕:不等话说完。 <6>有能为:有能力、有作为。 <7>发声:发表,声扬。 <8>窥:观察,侦探。 <9>反媾于王:反而向大王您求和。 <10>从:顺从,听从。 <11>重:尊重,敬重。 <12>先:争先致意。 <13>结三国之亲:指与韩、魏、齐三国结交亲善。 <14>易道:改换了处事的位置。 <15>从:同“纵”,指“合纵”。 <16>过:拜访。 <17>论从:论述合纵之道。 <18>过:错误。 <19>固:本来。未之许:没有答应他的请求。 <20>从事:办事,处理事情。 <21>辞:辞却。 <22>便:有利。 <23>以魏齐之故:因魏相魏齐的缘故。《索隐》:“魏齐,魏相,与应侯(指秦相范睢)有仇,秦求之急,乃抵虞卿。卿弃相印,乃与(魏)齐间行亡归梁,以托信陵君。信陵君疑未决,(魏)齐自杀。” <24>间行:从小路走。 <25>《春秋》:编年体史书,为儒家经典之一。相传孔子据鲁史修订而成,起于鲁隐公元年(前722),终于鲁哀公十四年(前481),凡二百四十二年。为后代编年史的滥觞。叙事极简约,相传寓有褒贬之意。 <26>《虞氏春秋》:《汉书·艺文志》著录《虞氏春秋》十五篇,今佚,有清马国翰辑本。

  太史公曰:平原君,翩翩浊世之佳公子也<1>,然未睹大体<2>。鄙语曰“利令智昏”<3>,平原君贪冯亭邪说<4>,使赵陷长平兵四十余万众,邯郸几亡<5>。虞卿料事揣情,为赵画策<6>,何其工也<7>!及不忍魏齐,卒困于大梁,庸夫且知其不可<8>,况贤人乎?然虞卿非穷愁,亦不能著书以自见于后世云<9>。

  〔注释〕
  <1>翩翩:形容举止洒脱,风采美好。浊世:乱世。 <2>大体:有关大局的道理。 <3>鄙语:俗语。利令智昏:贪图私利使头脑发昏而丧失理智,不辨是非。 <4>贪冯亭邪说:指前262年,秦伐韩之野王:韩上党守冯亭因迫于上党道绝,愿归附赵。赵孝成王召平阳君、平原君计议,平阳君主张不受,平原君则谓:“无故得一郡,受之便。”于是赵受上党,并封冯亭为华阳君。此后秦、赵交恶,前260 年秦攻长平,赵军大败,四十余万士卒被秦将白起坑杀。其事并见卷四十三《赵世家》、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 <5>邯郸几亡:指赵国几乎灭亡。 <6>画策:谋划。 <7>工:巧妙、周全。 <8>庸夫:指能力低或能力平常的人。 <9>见:同“现”。表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