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注/解惠全 张德萍
【说明】

殷,本来叫做商。商,也是一个古老的部落。始祖契,大约与夏禹同时,被封于商。到公元前17世纪或公元前16世纪,商族逐渐强大,商汤发动了灭夏战争,夏亡,商朝正式建立,并定都于亳,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二个奴隶制王朝。大约到公元前13世纪,商王盘庚迁都于殷,此后,直至商纣灭亡,共二百七十余年,一般称之为殷。整个商朝,后来或称商殷,或称殷商。

《殷本纪》系统地记载了商朝的历史,描画了一幅商部族兴起,商王朝由建立直至灭亡的宏伟图卷。在殷王朝统治的约六百年中,几经兴衰,而成汤的兴起,盘庚、武丁的中兴,以及纣的灭亡,则是殷朝历史中起着关键作用的几个最重大事件。司马迁饱含热情地歌颂了成汤、盘庚、武丁等贤君敬畏上天、修行德政、为民谋利的政治业绩;又无情地贬抑了殷纣的刚愎自用、拒谏饰非、荒淫无度、迫害贤良、残害百姓等等。一个王朝的历史,历经十七代三十一王,而司马迁只抓住这几个典型关节,泼墨重彩,而其他则一带而过,使得全篇虚实相映,详略有当。

在刻划人物方面,司马迁抓住了能突现人物个性的几个典型事例,加以叙述、描写,既体现了历史的真实,又使得人物形象丰满、栩栩如生。如:成汤祝网、太甲思过、武丁得说等,就把各位贤君修行德政的宽厚形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对于纣的描写,几乎完全以叙述的口吻,一件一件地罗列史实,再加上有周文王、周武王的映衬,一个暴君的形象便跃然纸上,成为一个千古流传的暴君典型。

【译文】

殷的始祖是契(xiè,音谢),其母亲叫简狄,是有娀(sōng,音松)氏的女儿,帝喾(kù,音酷)的次妃。简狄等三人到河里去洗澡,看见燕子掉下一只蛋,简狄就拣来吞吃了,因而怀孕,生下了契。契长大成人后,帮助禹治水有功,舜帝于是命令契说:“现在老百姓们不相亲爱,父子、君臣、夫妇、长幼、朋友之间五伦关系不顺,你去担任司徒,认真地施行五伦教育。施行五伦教育,要本着宽厚的原则。”契被封在商地,赐姓子。契在唐尧、虞舜、夏禹的时代兴起,为百姓做了许多事,功业昭著,百姓们因而得以安定。

契死之后,他的儿子昭明继位。昭明死后,儿子相土继位。相土死后,儿子昌若继位。昌若死后,儿子曹圉(yǔ,音语)继位。曹圉死后,儿子冥继位。冥死后,儿子振继位。振死后,儿子微继位。微死后,儿子报丁继位。报丁死后,儿子报乙继位。报乙死后,儿子报丙继位。报丙死后,儿子主壬继位。主壬死后,儿子主癸继位。主癸死后,儿子天乙继位。这就是成汤。

从契到成汤,曾经八次迁都。到成汤时才又定居于亳,这是为了追随先王帝喾,重回故地。成汤为此写了《帝诰》,向帝喾报告迁都的情况。

成汤在夏朝为方伯(一方诸侯之长),有权征讨邻近的诸侯。葛伯不祭祀鬼神,成汤首先征讨他。成汤说:“我说过这样的话:人照一照水就能看出自己的形貌,看一看民众就可以知道国家治理得好与不好。”伊尹说:“英明啊!善言听得进去,道德才会进步。治理国家,抚育万民,凡是有德行做好事的人都要任用为朝廷之官。努力吧,努力吧!”成汤对葛伯说:“你们不能敬顺天命,我就要重重地惩罚你们,概不宽赦。”于是写下《汤征》,记载了征葛的情况。

伊尹名叫阿衡。阿衡想求见成汤而苦于没有门路,于是就去给有莘氏做陪嫁的男仆,背着饭锅砧板来见成汤,借着谈论烹调滋味的机会向成汤进言,劝说他实行王道。也有人说,伊尹本是个有才德而不肯做官的隐士,成汤曾派人去聘迎他,前后去了五趟,他才答应前来归从,向成汤讲述了远古帝王及九类君主的所做所为。成汤于是举用了他,委任他管理国政。伊尹曾经离开商汤到夏桀那里,因为看到夏桀无道,十分憎恶,所以又回到了商都亳。他从北门进城时,遇见了商汤的贤臣女(rǔ,汝)鸠和女房,于是写下《女鸠》、《女房》,述说他离开夏桀重回商都时的心情。

一天成汤外出游猎,看见郊野四面张着罗网,张网的人祝祷说:“愿从天上来的,从地下来的,从四方来的,都进入我的罗网!”成汤听了说:“嗳,这样就把禽兽全部打光了!”于是把罗网撤去三面,让张网的人祝祷说:“想往左边走的就往左边走,想向右边逃的就向右边逃。不听从命令的,就进我的罗网吧。”诸侯听到这件事,都说:“汤真是仁德到极点了,就连禽兽都受到了他的恩惠。”

就在这个时候,夏桀却施行暴政,荒淫无道,还有诸侯昆吾氏也起来作乱,商汤于是举兵,率领诸侯,由伊尹跟随。商汤亲自握着大斧指挥,先去讨伐昆吾,转而又去讨伐夏桀。商汤说:“来,你们众人,到这儿来,都仔细听着我的话:不是我个人敢于兴兵作乱,是因为夏桀犯下了很多的罪行。我虽然也听到你们说了一些抱怨的话,可是夏桀有罪啊,我畏惧上天,不敢不去征伐。如今夏桀犯下了那么多的罪行,是上天命令我去惩罚他的。现在你们众人说:‘我们的国君不体恤我们,抛开我们的农事不管,却要去征伐打仗。’你们或许还会问:‘夏桀有罪,他的罪行究竟怎么样?’夏桀君臣大徭役,耗尽了夏国的民力;又重加盘剥,掠光了夏国的资财。夏国的民众都在怠工,不与他合作。他们说‘这个太阳什么时候消灭,我宁愿和你一起灭亡!’夏王的德行已经到这种地步,现在我一定要去讨伐他!希望你们和我一起来奉行上天降下的惩罚,我会重重地奖赏你们。你们不要怀疑,我绝不会说话不算数。如果你们违抗我的誓言,我就要惩罚你们,概不宽赦!”商汤把这些话告诉传令长官,写下《汤誓》。当时商汤曾说“我很勇武”,因此号称武王。夏桀在有娀氏旧地被打败,奔逃到呜条,夏军就全军崩溃了。商汤乘胜追击,进攻忠于夏桀的三(zōng,音宗),缴获了他们的宝器珠玉,义伯、仲伯二臣写下了《典宝》,因为这是国家的固定财宝。商汤灭夏之后,想换掉夏的社神,可是社神是远古共公氏之子句龙,能平水土,还没有谁比得上他,所以没有换成,于是写下《夏社》,说明夏社不可换的道理。伊尹向诸侯公布了这次大战的战绩,自此,诸侯全都听命归服了,商汤登上天子之位,平定了天下。成汤班师回朝,途经泰卷时,中虺(huǐ,音悔)作了朝廷诰命。汤废除夏的政令,回到国都亳,作《汤诰》号令诸侯。《汤诰》这样记载:“三月,殷王亲自到了东郊,向各诸侯国君宣布:‘各位可不能不为民众谋立功业,要努力办好你们的事情。否则,我就对你们严加惩办,那时可不要怪罪我。’又说:‘过去禹、皋陶长期奔劳在外,为民众建立了功业,民众才得以安居乐业。当时他们东面治理了长江,北而治理了济河,西面治理了黄河,南面治理了淮河,这四条重要的河道治理好了,万民才得以定居下来。后稷教导民众播种五谷,民众才知道种植各种庄稼。这三位古人都对民众有功,所以,他们的后代能够建国立业。也有另外的情况:从前蚩尤和他的大臣们在百姓中发动暴乱,上帝就不降福于他们,这样的事在历史上是有过的。先王的教诲,可不能不努力照办啊!’又说:‘你们
当中如果有谁干出违背道义的事,那就不允许他回国再当诸侯,那时你们也不要怨恨我。’”汤用这些话告诫了诸侯。这时,伊尹又作了《咸有一德》,说明君臣都应该有纯一的品德;咎单作了《明居》,讲的是民众应该遵守的法则。

商汤临政之后,修改的历法,把夏历的寅月为岁首改为丑月为岁首,又改变了器物服饰的颜色,崇尚白色,在白天举行朝会。

商汤逝世之后,因为太子太丁未能即位而早亡,就立太丁弟外丙为帝,这就是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逝世,立外丙的弟弟中壬为帝,这就是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逝世,伊尹就拥立太丁之子太甲为帝。太甲,是成汤的嫡长孙,就是太甲帝。太甲元年,伊尹为谏训太甲,作了《伊训》、《肆命》、《徂后》。

太甲帝临政三年之后,昏乱暴虐,违背了汤王的法度,败坏了德业,因此,伊尹把他流放到汤的葬地桐宫。此后的三年,伊尹代行政务,主持国事,朝会诸侯。

太甲在桐宫住了三年,悔过自责,重新向善,于是,伊尹又迎接他回到朝廷,把政权交还给他。从此以后,太甲帝修养道德,诸侯都来归服,百姓也因此得以安宁。伊尹对太甲帝很赞赏,就作了《太甲训》三篇,赞扬帝太甲,称他为太宗。

太宗逝世后,儿子沃丁即位。沃丁临政的时候,伊尹去逝了。在亳地安葬了伊尹之后,为了用伊尹的事迹垂训后人,咎单作了《沃丁》。

沃丁逝世,他的弟弟太庚即位,这就是太庚帝。太庚逝世,儿子小甲即位;小甲帝逝世,弟弟雍已即位,这就是雍已帝。到了这个时候,殷朝的国势已经衰弱,有的诸侯就不来朝见了。

雍已逝世,他的弟弟太戊即位。这就是太戊帝。太戊任用伊陟(chì,音治)为相。当时国都亳出现了桑树和楮(chǔ,音储)树合生在朝堂上的怪异现象,一夜之间就长得有一搂粗。太戊帝很害怕,就去向伊陟询问。伊陟对太戊帝说:“我曾经听说,妖异不能战胜有德行的人,会不会是您的政治有什么失误啊?希望您进一步修养德行。”太戊听从了伊陟的规谏,那怪树就枯死而消失了。伊陟把这些话告诉了巫咸。巫咸治理朝政有成绩,写下《咸艾(yì,音义)》《太戊》,记载了巫咸治理朝政的功绩,颂扬了太戊帝的从谏修德。太戊帝在太庙中称赞伊陟,说不能像对待其他臣下一样对待他。伊陟谦让不从,写下《原命》,为的是重新解释太戊之命。就这样,殷的国势再度兴盛,诸侯又来归服。因此,称太戊帝为中宗。

中宗逝世,儿子中丁继位。中丁帝迁都于隞(áo,音熬)。后来河亶(dàn,音旦)甲定都于相,祖乙又迁至邢。中丁帝逝世,他的弟弟外壬即位,这就是外壬帝。这些曾有《仲丁》加以记载,但现已残佚不存。外壬帝逝世后,他的弟弟河亶甲即位,这就是河亶甲帝。河亶甲时,殷朝国势再度衰弱。河亶甲逝世,他的儿子祖乙即位。祖乙帝即位后,殷又兴盛起来,巫咸被任以重职。祖乙逝世,他的儿子祖辛帝即位。祖辛帝逝世,其弟弟沃甲即位,这就是沃甲帝。沃甲逝世,立沃甲之兄祖辛的儿子祖丁,这就是祖丁帝。祖丁逝世,立弟弟沃甲的儿子南庚,这就是南庚帝。南庚帝逝世,立祖丁帝的儿子阳甲,这就是阳甲帝。阳甲帝在位的时候,殷的国势衰弱了。

自中丁帝以来,废除嫡长子继位制而拥立诸弟兄及诸弟兄的儿子,这些人有时为取得王位而互相争斗,造成了连续九代的混乱,因此,诸侯没有人再来朝见。

阳甲帝逝世,他的弟弟盘庚继位。盘庚即位时,殷朝已在黄河以北的奄地定都,盘庚渡过黄河,在黄河以南的亳定都,又回到成汤的故居。因为自汤到盘庚,这已是第五次迁移了,一直没有固定国都,所以殷朝的民众一个个怨声载道,不愿再受迁移之苦。盘庚见此情况,就告谕诸侯大臣说:“从前先王成汤和你们的祖辈们一起平定天下,他们传下来的法度和准则应该遵循。如果我们舍弃这些而不努力推行,那怎么能成就德业呢?”这样,最后才渡过黄河,南迁到亳,修缮了成汤的故宫,遵行成汤的政令。此后百姓们渐渐安定,殷朝的国势又一次兴盛起来。因为盘庚遵循了成汤的德政,诸侯也纷纷前来朝见了。

盘庚帝逝世,他的弟弟小辛即位,这就是小辛帝。小辛在位时,殷又衰弱了。百姓们思念盘庚,于是写下了《盘庚》三篇。小辛帝逝世以后,他的弟弟小乙即位,这就是小乙帝。

小乙帝逝世,他的儿子武丁即位。武丁帝即位后,想复兴殷朝,但一直没有找到称职的辅佑大臣。于是武丁三年不发表政见,政事由冢宰决定,自己审慎地观察国家的风气。有一天夜里他梦见得到一位圣人,名叫说(guè,音悦)。白天他按照梦中见到的形象观察群臣百官,没有一个像是那圣人。于是派百官到民间去四处寻找,终于在傅险找到了说。这时候,说正服刑役,在傅险修路,百官把说带来让武丁看,武丁说正是这个人。找到说之后,武丁和他交谈,发现果真是位贤圣之人,就举用他担任国相,殷国得到了很好的治理。因而用傅险这个地名来作说的姓,管他叫傅说。

有一次武丁祭祀成汤,第二天,有一只野鸡飞来登在鼎耳上鸣叫,武丁为此惊惧不安。祖己说:“大王不必担忧,先办好政事。”祖己进一步开导武丁说:“上天监察下民是着眼于他们的道义。上天赐给人的寿运有长有短,并不是上天有意使人的寿运夭折,中途断送性命。有的人不遵循道德,不承认罪恶,等到上天降下命令纠正他的德行了,他才想起来说‘怎么办’。唉,大王您继承王位,努力办好民众的事,没有什么不符合天意的,还要继续按常规祭祀,不要根据那些应该抛弃的邪道举行各种礼仪!”武丁听了祖己的劝谏,修行德政,全国上下都高兴,殷朝的国势又兴盛了。

武丁帝逝世,他的儿子祖庚帝即位。祖己赞赏武丁因为象征吉凶的野鸡出现而行德政,给他立庙,称为高宗,写下了《高宗肜(róng,音荣)日》和《高宗之训》。

祖庚帝逝世,他的弟弟祖甲即位,这就是甲帝。甲帝淫乱,殷朝再度衰落。

甲帝逝世,他的儿子廪辛即位。廪辛逝世,他的弟弟庚丁即位,这就是帝庚丁。庚丁逝世,他的儿子武乙即位,这时,殷都又从亳迁到了黄河以北。

武乙暴虐无道,曾经制作了一个木偶人,称它为天神,跟它下棋赌输赢,让旁人替它下子。如果天神输了,就侮辱它。又制作一个皮革囊袋,里面盛满血,仰天射它,说这是“射天”。有一次武乙到黄河和渭河之间去打猎,天空中突然打雷,武乙被雷击死。武乙死后,他的儿子太丁帝即位。太丁帝逝世,他的儿子乙帝即位,乙帝即位时,殷朝更加衰落了。

乙帝的长子叫微子启。启的母亲地位低贱,因而启不能继承帝位。乙帝小儿子叫辛,辛的母亲是正王后,因而辛被立为继承人。乙帝逝世后,辛继位,这就是辛帝,天下都管他叫“纣”,因为谥法上“纣”表示残义损善。纣天资聪颖,有口才,行动迅速,接受能力很强,而且气力过人,能徒手与猛兽格斗。他的智慧足可以拒绝臣下的谏劝,他的话语足可以掩饰自己的过错。他凭着才能在大臣面前夸耀,凭着声威到处抬高自己,认为天下所有人都比不上他。他嗜好喝酒,放荡作乐,宠爱女人。他特别宠爱妲己,一切都听从妲己的。他让乐师涓为他制作新的俗乐,北里舞曲,柔弱的歌。他加重赋税,把鹿台钱库的钱堆得满满的,把钜桥粮仓的粮食装得满满的。他多方搜集狗马和新奇的玩物,填满了宫室,又扩建沙丘的园林楼台,捕捉大量的野兽飞鸟,放置在里面。他对鬼神傲慢不敬。他招来大批戏乐,聚集在沙丘,用酒当做池水,把肉悬挂起来当做树林,让男女赤身裸体,在其间追逐戏闹,饮酒寻欢,通宵达旦。

纣如此荒淫无度,百姓们怨恨他,诸侯有的也背叛了他。于是他就加重刑罚,设置了叫做炮烙的酷刑,让人在涂满油的铜柱上爬行,下面点燃炭火,爬不动就掉在炭火里。纣任用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个美丽的女儿,献给了纣,她不喜淫荡,纣大怒,杀了她,同时把九侯也施以醢(hǎi,音海)刑,剁成肉酱。鄂侯极力强谏,争辩激烈,结果鄂侯也遭到脯(fǔ,音斧)刑,被制成肉干。西伯昌闻见此事,暗暗叹息。崇侯虎得知,向纣去告发,纣就把西伯囚禁在羑(yǒu,音有)里。西伯的僚臣闳(hóng,音宏)夭等人,找来了美女奇物和好马献给纣,纣才释放了西伯。西伯从狱里出来后,向纣献出洛水以西的一片土地,请求废除炮烙的酷刑。纣答允了他,并赐给他弓箭大斧,使他能够征伐其他诸侯,这样他就成了西部地区的诸侯之长,就是西伯。纣任用费仲管理国家政事。费仲善于阿谀,贪图财利,殷国人因此不来亲近了。纣又任用恶来,恶来善于毁谤,喜进谗言,诸侯因此越发疏远了。

西伯回国,暗地里修养德行,推行善政,诸侯很多背叛了纣而来归服西伯。西伯的势力更加强大,纣因此渐渐丧失了权势。王子比干劝说纣,纣不听。商容是一个有才德的人,百姓们敬爱他,纣却黜免了他。等到西伯攻打饥国并把它灭掉了,纣的大臣祖伊听说后既怨恨周国,又非常害怕,于是跑到纣那里去报告说:“上天已经断绝了我们殷国的寿运了。不管是能知天吉凶的人预测,还是用大龟占卜,都没有一点好征兆。我想并非是先王不帮助我们后人,而是大王您荒淫暴虐,以致自绝于天,所以上天才抛弃我们,使我们不得安食,而您既不揣度了解天意,又不遵循常法。如今我国民众没有不希望殷国早早灭亡的,他们说:‘上天为什么还不显示你的威灵?灭纣的命令为什么还不到来?’大王您如今想怎么办呢?”纣说:“我生下来做国君,不就是奉受天命吗?”祖伊回国后说:“纣已经无法规劝了!”西伯昌死后,周武王率军东征,到达盟津时,诸侯背叛殷纣前来与武王会师的有八百国。诸侯们都说:“是讨伐纣时候了!”周武王说:“你们不了解天命。”于是又班师回国了。纣更加淫乱,毫无止息。微子曾多次劝谏,纣都不听,微子就和太师、少师商量,然后逃离了殷国。比干却说:“给人家做臣子,不能不拚死争谏。”就极力劝谏。纣大怒,说:“我听说圣人的心有七个孔。”于是剖开比干的胸膛,挖出心来观看。箕子见此情形很害怕,就假装疯癫去给人家当了奴隶。纣知道后又把箕子囚禁起来。殷国的太师、少师拿着祭器、乐器,急急逃到周国。周武王见时机已到,就率领诸侯讨伐殷纣。纣派出军队在牧野进行抵抗。周历二月初五甲子那一天,纣的军队被打败,纣仓皇逃进内城,登上鹿台,穿上他的宝玉衣,跑到火里自焚而死。周武王赶到,砍下他的头,挂在太白旗竿上示众。周武王又处死了妲己,释放了箕子,修缮了比干的坟墓,表彰了商容的里巷。封纣的儿子武庚禄父,让他承续殷的祭祀,并责令他施行盘庚的德政,殷的民众非常高兴。于是周武王做了天子。因为后世人贬低帝这个称号,所以称为王。封殷的后代为诸侯,隶属于周。

周武王逝世后,武庚和管叔、蔡叔联合叛乱,周成王命周公旦诛杀了他们,而把微子封在宋国,来延续殷的后代。

太史公说:我是根据《诗经》中的《商颂》来编定契的事迹的,自成汤以来,很多史实材料采自《尚书》和《诗经》。契为子姓,其后代被分封到各国,就以国为姓了,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等。孔子曾经说过,殷人的车子很好,那个时代崇尚白色。

【原文及注释】

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1>,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2>。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3>,五品不训<4>,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5>。五教在宽<6>。”封于商,赐姓子氏。契兴于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于百姓<7>,百姓以平。

〔注释〕
<1>玄鸟──燕子,因燕子的羽毛是黑色的,所以称为玄鸟。玄,赤黑色。 <2>按──关于殷之始祖契的诞生,《诗经·商颂·玄鸟》也有记载:“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这是一个神话传说,玄鸟可能是商部族的图腾。 <3>百姓──指贵族。战国以前只有贵族才有姓,因此,“百姓”是贵族的总称。 <4>五品──即五伦,指父子、君臣、夫妇、长幼、朋友之间关系。《孟子·滕文公上》云:“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同“序”),朋友有信。”一说:指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 品,品秩,等级。 训:顺。 <5>敬──谨慎、小心。敷:设,施行。五教,即五伦的教育。 <6>宽──宽厚。一说:为缓义,指慢慢地进行。 <7>平──安定。

契卒,子昭明立。昭明卒,子相土立。相土卒,子昌若立。昌若卒,子曹圉立。曹圉卒,子冥立。冥卒,子振立<1>。振卒,子微立。微卒,子报丁立。报丁卒,子报乙立。报乙卒,子报丙立。报丙卒,子主壬立。主壬卒,子主癸立。主癸卒,子天乙立,是为成汤。

〔注释〕
<1>振──为“亥”之误。陈直《史记新证》云:“余考亥为冥子,《世本》作‘核’,《史记》作‘振’,‘振’即‘该’字传写之误。《古今人表》作‘垓’,《天问》作‘该’,惟殷墟甲骨文及《竹书》作王亥。”

成汤<1>,自契至汤八迁<2>。汤始居亳,从先王居<3>,作《帝诰》<4>。

〔注释〕
<1>成汤──《会注考证》认为此二字为衍文。 <2>八迁──殷从契至汤共十四世,曾经八次迁都。 <3>先王──指殷的始祖帝喾。帝喾曾经定都于亳,以后辗转迁徙,到成汤时又回到亳。从:跟从,追随。 <4>《帝诰》──已亡佚。《索引》引孔安国说,内容是向帝喾报告已经迁回亳地的事。

汤征诸侯<1>。葛伯不祀<2>。汤始伐之<3>。汤曰:“予有言:人视水见形,视民知治不<4>。”伊尹曰:“明哉!言能听,道乃进。尹国子民<5>,为善者皆在王官<6>。勉哉<7>,勉哉!”汤曰:“汝不能敬命<8>,予大罚殛之<9>,无有攸赦<10>。”作《汤征》。

〔注释〕
<1>汤征诸侯──《集解》引孔安国说,汤“为夏方伯(一方诸侯之长),得专(独擅)征伐”。 <2>葛伯──葛国的国君。《孟子·滕文公下》:“汤居亳,与葛为邻,葛伯放(放肆)而不祀。” <3>汤始伐之──《孟子·滕文公下》:“汤始征,自葛载(开始)。”《孟子》所引可能是《尚书》佚文,《梁惠王下》中亦有“汤一征,自葛始”的记载。 <4>治──治理得好。 不:同“否”。 <5>君国──为国之君,意思是做国君,治理国家。 子民:以民为子,意思是抚育万民。 <6>王官──天子之官,朝廷的官职。 <7>勉──努力。 <8>敬命──指敬顺天命。 <9>罚殛(jí,音极)──诛罚,惩罚。 <10>攸──同“所”。 《汤征》:《尚书》篇名,已亡佚。

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奸汤而无由<1>,乃为有莘氏媵臣<2>,负鼎俎<3>,以滋味说汤<4>,致于王道<5>。或曰,伊尹处士<6>,汤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后肯往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7>。汤举任以国政。伊尹去汤适夏<8>。既丑有夏<9>,复归于亳。入自北门,遇女鸠、女房,作《女鸠》、《女房》<10>。

〔注释〕
<1>奸(gān,音干)──求,请求,这里指求见。 由:道路,门径。 <2>媵(yìng,音映)臣──古代贵族女子出嫁时陪嫁的人。汤的妃子是有莘氏的女儿,所以,伊尹愿作有莘氏陪嫁的男仆以便见汤。 <3>鼎俎──古代烹饪的器具。鼎,用来煮东西的器具,多为圆形三足两耳。俎,切肉用的砧板。 <4>说(shuì,音税)──劝说。 <5>致──送达,这里有进言的意思。 <6>处士──古代有德才而隐居不出来做官的人。 <7>素王──指远古帝王。一说指没有“王”“皇”等名号,而有王皇之实的德高望重的人,因无名号,故称素王。 九主:指三皇、五帝和大禹。<8>适──到……去。 <9>丑──以为丑,憎恶。 有夏:就是夏,这里的“有”没有实际意义。 <10>《女鸠》、《女房》──已亡佚。《集解》引孔安国说:“二篇言所以丑夏而还之意也。”

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1>:“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2>,左。欲右<3>,右。不用命<4>,乃入吾网。” 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及禽兽。”

〔注释〕
<1>祝:祝褥,褥告。 <2>左:这里意思是向左。 <3>右:这里意思是向右。 <4>用命:从命。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1>。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2>,遂伐桀。汤曰:“格<3>,女众庶<4>!来,女悉听朕言<5>!匪台小子敢行举乱<6>,有夏多罪,予维闻女众言<7>,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8>。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众<9>,女曰:‘我君不恤我众,舍我啬事而割政’<10>。女其曰<11>‘有罪,其奈何’?夏王率止众力,率夺夏国<12>。有众率怠不和<13>,曰:‘是日何时丧?予与女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尔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罚<14>,予其大理女<15>。女毋不信,朕不食言<16>。女不从誓言,予则帑僇女<17>,无有攸赦。”以告令师,作《汤誓》<18>。于是汤曰“吾甚武”<19>,号曰武王。

〔注释〕
<1>昆吾氏──古部族名。住地在今河南省濮阳西南,一说在许昌一带。 <2>钺(yuè,音月)──古代兵器,类似大斧。 <3>格──来。 <4>女──同“汝”,你,你们。下文中“闻汝众言”、“予与女皆亡”等句之“女”都同“汝”。众庶:众人。 <5>朕──我。 <6>匪──同“非”。 台(yí,音饴):我。 小子:汤自称。 举乱:作乱。 <7>维──通“虽”。 <8>正──通“征”。 <9>有众──众人。这个“有”也没有实际意义。 <10>啬事──指稼穑之事。“啬”通“穑”,收割庄稼。 割:夺取。 政:通“征”。一说“割”通“害”,“割政”即害民之政。 <11>其──或许。 <12>率──相率,都。这里指君臣一起。一说“率”通“聿”,句中语气词。 <13>不和──指不与夏王合作。“和”,和洽。 <14>尚──通“倘”,如果。<15>理──通“赉”(lài,音赖),赏赐。 <16>食言──说话不算数。 <17>帑僇──“帑”通“奴”,这里指收为奴隶。一说“帑”通“拏”,妻子儿女。“僇”,通“戮”,杀戮。 <18>《汤誓》──《尚书》有此篇。 <19>武──勇武,能征善战。

桀败于有娀之虚<1>,桀奔于鸣条<2>,夏师败绩。汤遂伐三嵏<3>,俘厥宝玉<4>,义伯、仲伯作《典宝》<5>。汤既胜夏,欲迁其社<6>,不可,作《夏社》<7>。伊尹报。于是诸侯毕服,汤乃践天子位<8>,平定海内。

〔注释〕
<1>虚──同“墟”,旧址。<2>奔──奔逃。 <3>因为“三嵏(zōng,音宗)”是忠于桀的一个诸侯国,所以汤才出兵讨伐它。 <4>厥──其,他的,他们的。 <5>《典宝》──已亡佚。《集解》引孔安国说:“二臣作《典宝》一篇,言国之常宝也。” <6>迁──变置。 社:社神(即土神)。相传共工氏之子句龙能平水土,死后被尊为社神。 <7>《夏社》──已亡佚。《集解》引孔安国说,是写夏的社神不能变置的原因的。 <8>践──踩、踏,引申为登临。

汤归至于泰卷陶<1>,中虺作诰<2>。既绌夏命<3>,还亳,作《汤诰》<4>:“维三月,王自至于东郊。告诸侯群后<5>:‘毋不有功于民,勤力乃事<6>。予乃大罚殛女,毋予怨。’曰:‘古禹、皋陶久劳于外,其有功乎民,民乃有安。东为江,北为济,西为河,南为淮,四渎已修<7>,万民乃有居。后稷降播<8>,农殖百谷。三公咸有功于民<9>,故后有立。昔蚩尤与其大夫作乱百姓,帝乃弗予<10>,有状<11>。先王言不可不勉。’曰:‘不道<12>,毋之在国<13>,女毋我怨。’”以令诸侯。伊尹作《咸有一德》<14>,咎单作《明居》<15>。

〔注释〕
<1>陶──《索隐》认为是衍文。句中“泰卷”即“大坰”,具体方位不详,应距定陶不远。 <2>中虺(huǐ,音悔)──也写做仲虺,汤的左相。今《尚书》中的古文《仲虺之诰》疑为伪作。 <3>绌──通“黜”,废止,废弃。 <4>《汤诰》:古文《尚书》有此篇,内容与此处所引不尽相同。 <5>群后──指各诸侯国的国君。“后”,君主。 <6>勤──尽力、努力。 <7>四渎:指江、河、济、淮四条大河。 “渎”,大河。 <8>降播──指教给人民播种。 “降”,赐。 <9>三公──指禹、皋陶、后稷。 <10>予──给与,授与。这里指赐福,保佑。 <11>有状──指有这样的事例。 <12>不道──无道。 <13>之──到……去。在国:指各诸侯所在的国家。<14>《咸有一德》──古文《尚书》有此篇,言作于伊尹归政于太甲之后,与此处言作于汤时不合。 咎单:《集解》引马融曰:“汤司空也。” <15>《明居》──已亡佚。《集解》引马融说,内容是讲居民之法的。

汤乃改正朔<1>,易服色<2>,上白<3>,朝会以昼<4>。

〔注释〕
<1>改正(zhēng,音征)朔──改变历法。 “正”,每年的一月。 “朔”,每月的第一天。“正朔”即新年的第一天。古时改朝换代,新王朝为表示自己“应天承运”,要重定正朔,即改变岁首月份。 夏历建寅(正月为寅月),殷历改建丑(正月为丑月)。 <2>易服色──改变车马、祭祀用的牲畜、服饰等的颜色。每个王朝都崇尚一种颜色,新王朝建立要改变颜色,是表示制胜旧王朝。夏尚黑,商尚白。 <3>上──同“尚”,崇尚。 <4>朝会以昼──在白天举行朝会。诸侯拜见天子为“朝”,天子接见诸侯为“会”。

汤崩<1>,太子太丁未立而卒,于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太甲,成汤适长孙也<2>,是为帝太甲。帝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训》,作《肆命》,作《徂后》<3>。

〔注释〕
<1>崩──古代帝王或王后死叫作“崩”。 <2>适(dí,音敌)──通“嫡”。 <3>《伊训》:古文《尚书》有此篇。《肆命》、《徂后》:《尚书》篇名,皆亡佚。《集解》据郑玄说,《肆命》是讲如何施行政教的,《徂后》是讲汤之法度的。

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于是伊尹放之于桐宫<1>。三年,伊尹摄行政当国<2>,以朝诸侯<3>。帝太甲居桐宫三年,悔过自责,反善<4>,于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太甲修德,诸侯咸归殷,百姓以宁。伊尹嘉之<5>,乃用《太甲训》三篇<6>,褒帝太甲,称太宗。太宗崩,子沃丁立。帝沃丁之时,伊尹卒。既葬伊尹于亳,咎单遂训伊尹事<7>,作《沃丁》<8>。

〔注释〕
<1>放──流放。桐宫:商之离宫,在今河南省偃师县西南。 <2>摄──代理。当国:掌管国家政权。 <3>朝诸侯──使诸侯来朝,即接见诸侯。 <4>反──同“返”,归向。 <5>嘉──嘉许,赞美。 <6>《太甲训》──古文《尚书》有《太甲》上、中、下三篇。 <7>训──顺,这里有根据、按照的意思。 <8>《沃丁》──已亡佚。

沃丁崩,弟太庚立,是为帝太庚。帝太庚崩,子帝小甲立。帝小甲崩,弟雍已立,是为帝雍已。殷道衰,诸侯或不至<1>。帝雍已崩,弟太戊立,是为帝太戊。帝太戊立伊陟为相。亳有祥桑穀共生于朝<2>,一暮大拱<3>。帝太戊惧,问伊陟。伊陟曰:“臣闻妖不胜德,帝之政其有阙与<4>?帝其修德”。太戊从之,而祥桑枯死而去。伊陟赞言于巫咸。巫咸治王家有成<5>,作《咸艾》,作《太戊》<6>。帝太戊赞伊陟于庙,言弗臣<7>,伊陟让,作《原命》<8>。殷复兴,诸侯归之,故称中宗。

〔注释〕
<1>或──有的,有些。 <2>祥──本指吉凶的征兆。这里指凶兆。 穀:楮(chǔ,音储)树,也叫构树,一种落叶乔木。 <3>一暮大拱──一夜之间就长得有两手合围那么粗了。 拱:两手合围,表示树的粗细。 <4>阙──同“缺”,缺点、过失。 <5>王家──指朝廷、国家。<6>《咸艾(yì,音义)》《太戊》──今皆亡佚。《咸艾》又作《咸乂(yì,音义)》。 “艾”,是治理的意思。两篇内容大约是记载和赞扬巫咸、太戊事迹的。 <7>弗臣──意思是不以臣下相待。<8>《原命》──今亡佚。《正义》认为“原”是再的意思,“原命”是说“伊陟让,乃再为书命之”。《尚书》伪《孔氏传》说“原”是太戊的大臣名。

中宗崩,子帝中丁立。帝中丁迁于隞,河亶甲居相。祖乙迁于邢。帝中丁崩,弟外壬立,是为帝外壬。《仲丁》书阙不具<1>。帝外壬崩,弟河亶甲立。是为帝河亶甲。河亶甲时,殷复衰。

〔注释〕
<1>《仲丁》:今亡佚。大概太史公听说过这本书,在当时就已经亡佚了。

河亶甲崩,子帝祖乙立。帝祖乙立,殷复兴。巫贤任职。
祖乙崩,子帝祖辛立。帝祖辛崩,弟沃甲立,是为帝沃甲。帝沃甲崩,立沃甲兄祖辛之子祖丁,是为帝祖丁。帝祖丁崩,立弟沃甲之子南庚,是为帝南庚。帝南庚崩,立帝祖丁之子阳甲,是为帝阳甲。帝阳甲之时,殷衰。
自中丁以来,废适而更立诸弟子<1>,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2>,于是诸侯莫朝。

〔注释〕
<1>更──改。 <2>比──连续,接连。

帝阳甲崩,弟盘庚立,是为帝盘庚。帝盘庚之时,殷已都河北,盘庚渡河南,复居成汤之故居,乃五迁<1>,无定处。殷民咨胥皆怨<2>,不欲徙。盘庚乃告谕诸侯大臣曰:昔高后成汤与尔之先祖俱定天下<3>,法则可修。舍而弗勉,何以成德!”乃遂涉河南,治亳,行汤之政,然后百姓由宁<4>,殷道复兴。诸侯来朝,以其遵成汤之德也。

〔注释〕
<1>五迁──指汤至盘庚前后五次迁都。《正义》注云:“汤自南亳迁西亳,仲丁迁隞,河亶甲居相,祖局居耿,盘庚渡河,南居西亳,是五迁也。” <2>咨──嗟叹。 胥皆:全都。 <3>高后──对成汤的敬称。 <4>由──因而。

帝盘庚崩,弟小辛立,是为帝小辛。帝小辛立,殷复衰。百姓思盘庚,乃作《盘庚》三篇<1>。帝小辛崩,弟小乙立,是为帝小乙。

〔注释〕
<1>《盘庚》──《尚书》有《盘庚》上、中、下三篇。按《盘庚上》云:“盘庚五迁,将治亳殷。民资胥怨,作《盘庚》三篇。”与此处“百姓思盘庚,乃作《盘庚》三篇”之说不同。

帝小乙崩,子帝武丁立。帝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1>。三年不言,政事决定于冢宰,以观国风<2>。武丁夜梦得圣人,名曰说。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皆非也。于是乃使百工营求之野<3>,得说于傅险中。是时说为胥靡<4>,筑于傅险。见于武丁<5>,武丁曰是也<6>。得而与之语,果圣人,举以为相,殷国大治。故遂以傅险姓之<7>,号曰傅说。

〔注释〕
<1>佐──指辅佐的大臣。 <2>国风──国家的风尚、风气。 <3>百工──这里指百官。营求:设法寻找。营,谋求。 <4>胥靡──因犯法而服劳役的人。 <5>见──使拜见,这里是被带去拜见的意思。 <6>是也──就是这个人。“也”是语气词。 <7>姓之──给他姓。

帝武丁祭成汤,明日,有飞雉登鼎耳而呴<1>,武丁惧。祖已曰:“王勿忧,先修政事。”祖已乃训王曰:“唯天监下典厥义<2>,降年有永有不永<3>,非天夭民<4>,中绝其命。民有不若德<5>,不听罪,无既附命正厥德<6>,乃曰其奈何。呜呼!王嗣敬民<7>,罔非天<8>,继常祀毋礼于弃道<9>。”武丁修政行德,天下咸欢,殷道复兴。

〔注释〕
<1>雉──野鸡。 呴(gòu,音够):同“雊”,野鸡叫。 <2>监──监察。 典厥义:以厥义为典,以他们的道义作标准。 “典”,常则、标准。 <3>降年──上天赐给人的年岁、寿数。永:长。 <4>夭民──使人的寿命夭折。 “夭”,指夭折,短命。 <5>若──顺从,遵循。 <6>附──附着,这里是使……附着,有降下的意思。正:使…正,即端正、纠正。 <7>嗣──继承,继位。 <8>罔──没有什么,没有……的。 <9>弃道──当弃之道,即非恒常之道。

帝武丁崩,子帝祖庚立。祖己嘉武丁之以祥雉为德,立其庙为高宗,遂作《高宗肜日》及《训》<1>。

〔注释〕
<1>《高宗肜(róng,音荣)日》──《尚书》有此篇,内容即祖己训王事。 “肜”,祭之又祭叫“肜”。清孙诒让认为“肜”为“易”字之误,“易日,犹言更日。”《训》:即《高宗之训》,已亡佚,内容大约也是记祖己训王事。

帝祖庚崩,弟祖甲立,是为帝甲。帝甲淫乱,殷复衰。
帝甲崩,子帝廪辛立。帝廪辛崩,弟庚丁立,是为帝庚丁。帝庚丁崩,子帝武乙立。殷复去亳,徙河北。帝武乙无道,为偶人<1>,谓之天神。与之博<2>,令人为行<3>。天神不胜,乃僇辱之<4>。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5>,命曰“射天”。武乙猎于河渭之间,暴雷,武乙震死。子帝太丁立。帝太丁崩,子帝乙立。帝乙立,殷益衰。

〔注释〕
<1>偶人──土或木制成的人像。 <2>博──古代一种赌输赢的游戏,类似下棋。 <3>为(wèi,音畏)行──等于说为之行,替他下子。 <4>僇辱──羞辱,侮辱。 <5>卬──同“仰”。

帝乙长子曰微子启,启母贱<1>,不得嗣。少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帝乙崩,子辛立,是为帝辛,天下谓之纣<2>。

〔注释〕
<1>贱──地位低,这里指非为正后。 <2>纣──《集解》引《谥法》:“残义损善曰纣。”

帝纣资辨捷疾<1>,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2>;知足以距谏<3>,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4>,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5>。好酒淫乐<6>,嬖于妇人<7>。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于是使师涓作新淫声<8>,北里之舞<9>,靡靡之乐<10>。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11>,而盈钜桥之粟<12>。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13>。益广沙丘苑台<14>,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15>。慢于鬼神<16>。大冣乐戏于沙丘<17>,以酒为池,县肉为林<18>,使男女倮相逐其间<19>,为长夜之饮<20>。

〔注释〕
<1>资──资质,天生的禀分。辨:同“辩”,有口才。 <2>格──格斗,格杀。《正义》引《帝王世纪》云:纣倒曳九牛,抚梁易柱。” <3>知──同“智”。 距:同“拒”,拒绝。<4>矜──夸耀。 <5>出己之下──意思是比不上自己。 <6>淫──过度,无节制。 <7>嬖:宠爱。 <8>师涓──当作“师延”,是名“叫延”的乐师。 淫声,指与雅乐相对而言的俗乐。 <9>北里之舞──古代舞曲名。 <10>靡靡之乐──声音柔弱的音乐。 <11>厚重──加重。 鹿台:朝歌城内的高台。《新序·刺奢》注云:“鹿台,其大三里,高千尺。” <12>钜桥──仓名。 <13>仞──通“牣”,满。 <14>苑──园林。 <15>蜚鸟──即飞鸟,“蜚”同“飞”。 <16>慢──傲慢,不敬。 <17>冣(yǜ,音聚)──积聚。 <18>县──同“悬”,悬挂。 <19>倮──同“裸”。<20>长夜──通夜,通宵。

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1>,于是纣乃重刑辟<2>,有炮烙之法<3>。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4>。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5>,纣怒,杀之,而醢九侯<6>。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7>。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献洛西之地,以请除炮烙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而用费中为政。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恶来善毁谗,诸侯以此益疏。

〔注释〕
<1>怨望──怨恨。“望”也是怨恨的意思。 <2>刑辟──刑法。 <3>炮烙之法──相传为商纣的酷刑之一。《集解》引《列女传》:“膏铜柱,下加之炭,令有罪者行焉,辄堕炭中,妲己笑,名曰炮烙之法。” <4>九侯──《集解》引徐广曰:“一作‘鬼侯’。” 鄂侯:《集解》引徐广注曰:“一作‘邗(yú,音于)侯。’” 三公:辅助天子掌握军政大权的最高官员。 <5>憙──同“喜”。 <6>醢(hǎi,音海)──肉酱。这里指一种酷刑,把人剁成肉酱。 <7>脯(fǔ,音辅)──肉干。这里也是一种酷刑,把人制成肉干。

西伯归,乃阴修德行善<1>,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纣由是稍失权重<2>。王子比干谏,弗听。商容贤者,百姓爱之,纣废之。及西伯伐饥国,灭之,纣之臣祖伊闻之而咎周<3>,恐,奔告纣曰:“天既讫我殷命<4>,假人元龟<5>,无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后人<6>,维王淫虐用自绝<7>,故天弃我,不有安食<8>,不虞知天性<9>,不迪率典<10>。今我民罔不欲丧<11>,曰:‘天曷不降威<12>,大命胡不至<13>?’今王其奈何?”纣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14>!”祖伊反,曰:“纣不可谏矣。”西伯既卒,周武王之东伐,至盟津,诸侯叛殷会周者八百<15>。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尔未知天命。”乃复归。

〔注释〕
<1>阴──暗暗地,暗地里。 <2>稍──渐渐地。 权重:权力,“重”也是权力的意思。<3>咎──怨恨。 <4>讫──终止,绝。 <5>假人──至人,指能知天地吉凶的人。 《尚书》“假”作“格”。“假”、“格”都是“至”义。 元龟:用来占卜用的大龟。 <6>相──佐助。 <7>用──因。 <8>不有安食──意思是不能安心吃饭。 <9>虞知──料知,揣度了解。 <10>迪──由,遵循。 率典:法常,即常法。一说“迪”为助词,无意义。 “率”,遵循。<11>欲丧──指想要纣灭亡。 <12>曷──何不,为什么不。 降威:指降下天威惩罚无道。 <13>大命──天命。 胡:何,为什么。 <14>有命在天──指顺承天意而为王。 <15>会周──与周会合。

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1>,乃与大师、少师谋,遂去。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2>。”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箕子惧,乃详狂为奴<3>,纣又囚之。殷之大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于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4>,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大]白旗<5>。杀妲己。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6>,表商容之闾<7>。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8>。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9>。于是周武王为天子。其后世贬帝号,号为王。而封殷后为诸侯,属周<10>。周武王崩,武庚与管叔、蔡叔作乱,成王命周公诛之,而立微子于宋,以续殷后焉。

〔注释〕
<1>数──屡次。 <2>争──同“诤”,谏诤。 <3>详──通“佯”,假装。 <4>甲子日──依周历,当是周武王即位第十三年的二月五日。 <5>大白旗──即“太白旗”,大约是指挥军队用的一种旗帜。 <6>封──指在坟上添土。 <7>表──表彰、表扬。 闾:古代的一种居民组织单位。《周礼·地官·大司徒》:“五家为比,……五比为闾。” <8>续殷祀──承续殷的祭祀,意思就是延续殷的后代。 <9>说──同“悦”。 <10>属──隶属,归属。

太史公曰:余以《颂》次契之事<1>,自成汤以来,采于《书》、《诗》<2>。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3>。孔子曰,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

〔注释〕
<1>《颂》──指《诗经·商颂》。次:编次。 <2>《书》──指《尚书》。《诗》:指《诗经》。 <3>上古有姓有氏。姓是一种族号,氏是姓的分支。《通鉴·外纪》说:“姓者统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别其子孙之所自分。”由此可见,本篇篇首帝舜“赐姓子氏”,实际上就是赐契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