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注/王连升

【说明】

  商朝末年,商纣王荒淫无道,庶兄微子启、箕子和王子比干谏而不听,微子逃走、箕子佯狂为奴。王子比干以强谏故,被剖腹而死。孔子称他们为“殷之三仁”。周武王灭商后,访微子与箕子,并找到了他们。本篇所记即周武王问箕子洪范九等、微子建宋及宋国的兴衰史。

  箕子在回答武王询问时说道:天子如果英明、谦恭、通达、能深谋远虑、政务清明,那么,雨、晴、暖、寒、风五种自然现象便会都具备,并按一定规律发生,庄稼就会茂盛,人民就会富裕,国家就会安定。否则,天子如果急躁、糊涂、狂妄、贪图享乐,那么,雨、晴、暖、寒、风五种自然现象就要违反常规发生,或一种现象过多,或一种现象极缺,年成就歉收,人民就贫困,国家就动乱。在君主有无上权力的封建专制时代,这种天人感应、天责思想无疑对君主是个约束,有积极意义。它可以限制君主恶行的无限膨胀,引导君主积善成德、施行仁政、广布恩惠,监督君主检查过失、改正错误。这种天责思想在以后的政治生活中常常起作用。例如,宋湣公九年,宋国洪水成灾,湣公就曾自责说,这是因为他不能侍奉鬼神,造成政治不修明的缘故。汉成帝时,水灾,火灾、日蚀、地震、陨星坠落等等连续发生,成帝便认为“天著变异,以显朕郵,朕甚惧焉”,并多次发布诏令,让群臣、公卿“陈朕过失、无有所讳”。汉哀帝时,发生水灾、地动后,哀帝也自责道:“朕之不德,民反蒙辜,朕甚惧焉。”并“赐死者棺钱,人三千”,“民无出今年租赋”等等。当然,这种天责思想的效用也极有限,在那些无法无天、昏庸无道的君主在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殷纣就上不畏天、下不畏民、不采纳长者老者的意见,一味沉溺于酒宴之中,只知迷恋女色。步纣王后尘、被诸侯称为“桀宋”的宋君偃竟用牛皮袋盛着血悬挂起来射击,称为“射天”。他们共同的一点是无所畏惧、为所欲为、残害直言相谏的忠良,都得到应有的惩罚。

  读过该篇,掩卷之后仍使人不能忘怀的悲愤来自于比干的惨死。比干认为君主有过,臣应用死直言规劝,才能免使百姓受害。但纣王丧尽天良地杀死比干,挖出心验证圣人是否“心有七窍”。比干死得何其惨痛、悲壮!他的死绝非毫无意义、毫无价值。他的死更加暴露了纣王的残忍,使人们认清纣王的真正面目。在浩浩荡荡的历史进程中,这样无畏的忠良屡见不鲜。他们用生命、用鲜血在漫长黑暗的专制主义道路上树起一座座鲜亮闪烁的路标,指示人们推翻暴君统治、迈上新的里程。

  宋襄公为了保全仁义,在战斗中坐失一个又一个良机,终于落得大败而归、身受重伤而死的结局。这种蠢猪式的仁义成为后人的笑柄,确是空前绝后的。

  【译文】

  微子开是殷朝帝乙的长子,帝纣的同母兄。商纣即位后,统治黑暗,不务国政,淫佚奢侈,微子多次进谏,纣都不听。等到祖伊因周西伯昌修行德政,灭亡(qí,齐)国后,担忧灾祸降落殷朝,便又来奉告纣王。纣王却说:“我生有命,难道不是在天吗?这能把我怎么样呢?”于是微子估计纣王至死也不能清醒,打算一死了之,或离开纣王,自己又无法决断,便去询问太师、少师说:“殷朝已经没有清明的政治,不能很好地治理四方。我们的祖先在上世贡献了才力,取得了成功,纣王在当今竟一味沉溺于酒宴之中,唯妇人之言是从,扰乱败坏汤王的德政。殷朝上下大大小小都热哀于草野盗窃、犯上作乱,而朝廷大臣也互相仿效,违法乱纪,使得人人有罪,自然他们的爵禄也就无法继续下去。朝廷既乱,百姓便各起于四方,互为仇敌,天下失去了协和的局面。现在,殷朝丧失国典,如同乘船渡河找不到渡口。殷朝的灭亡,指日可待了。”微子继续说:“太师,太师,我将何去何从呢?我们的殷朝还能保住吗?你们无意告诫我,我如陷于不义,那么怎么办呢?”太师顺着说道:“王子啊,天帝降临灾祸灭亡殷朝,殷纣上不畏天、下天畏民,又不采纳长者老者的意见。今天,殷朝臣民竟违背和诬秽神祇(qí,齐)意旨。现在,假使真能救治殷朝,国家治理好了,即使自己死了,国家还得不到治理,那就不如远走他乡。”于是,微子离开了殷朝。

  箕子是纣的亲属。纣王最初制作象牙箸时,箕子就悲叹道:“他现在制作象牙箸,将来就一定还要制作玉杯;制作玉杯,就一定想把远方的稀世珍宝占为已有。车马宫室的奢侈豪华也必将从这里开始,国家肯定无法振兴了。”由于纣王淫佚无度,箕子进谏,纣王仍不听。有人说:“可以离开了。”箕子说:“作人臣的向君主进谏,君主置之不理,便离他而去,这是张扬君主的恶行,哗众取宠于百姓,我不忍心这样做。”于是箕子披头散发、假装疯癫做了奴隶。并隐居弹琴聊以自慰,所以人们传颂他的曲子为《箕子操》。

  王子比干也是纣王的亲属,看到箕子进谏,君主不听,去做了奴隶,就说:“君主有罪过,而不能用死直言规劝,百姓将受害,那百姓有什么罪呢!”于是,就直言进谏纣王。纣王大怒道:“我听说圣人的心有七个窍,真是这样吗?”于是,纣王杀死比干,挖出他的心来验证。

  微子说:“父子是骨肉情,臣主是义理连。所以父亲如果有过错,儿子屡次劝不听,就应随之而号哭;人臣如果屡次规劝,君主不听,那么从义上讲,人臣应该远离君主了。于是,太师、少师就劝告微子离去,微子便远行了。

  周武王讨伐纣王,战胜殷朝,微子便手持自己的祭器来到军门。他露出右臂,两手绑在背后,左边让人牵着羊,右边让人拿着茅,跪在地上前行求告武王。于是武王就释放了微子,恢复了他原来的爵位。

  武王封商纣的儿子武庚禄父,让他来继承殷朝的祭祀,并派管叔、蔡叔辅佐他。

  武王灭亡殷朝后,便去访问箕子。

  武王说:“唉!上天默默地安定百姓,使他们安居乐业,我却不知道上天定民的常理次序。”

  箕子回答说:“早先鲧堵塞大水,扰乱了上天五行的规律,上帝就怒气冲冲,天道大法九类常理因此败坏。鲧被杀死,禹就接续而兴起。上天赐给禹天道大法九种,常理因而有了顺序。

  “这九种大法,一叫五行,二叫五事,三叫八政,四叫五纪,五叫皇极,六叫三德,七叫稽疑,八叫庶征,九叫任用五福,而让人畏使用六极。

  “五行,一是水,二是火,三是木,四是金,五是土。水的自然常性是滋润万物而行下,火的常性是炎热旺盛而上升,木可弯曲变直,金可销熔变形,土可耕种收获。滋润下物产生水鹵有咸味,火光上升烧焦物体作苦味,木成曲直作酸味,金销熔变形有辣味,土地种收百谷有甜味。

  “五事:一是仪容,二是言语,三是观察,四是听闻,五是思维。仪容应严肃恭敬,言语应使人心悦诚服,观察要明察秋毫,听闻要明辩是非,思维要通达周密。仪容恭敬,百姓就严肃;言语使人信服,国家就能治理;观察能明察秋毫,就不会受骗;听闻聪慧,臣民就会进其谋画;思维通达,事情就成功。

  “八政:一是粮食,二是财贷,三是祭祀,四是营建,五是教化,六是除奸,七是宾赞,八是军事。

  “五纪:一是年,二是月,三是日,四是星辰,五是历法。

  “至高无上的准则:天子应建立准则,聚集这种幸福,布施给自己的臣民,臣民们就拥护天子制定的准则,天子也可以要求臣民遵守这些准则。凡是臣民都不允许结党营私,人们不结成私党,就会把天子建立的准则当作至高无上的。凡是臣民,都要为天子谋虑,为天子办事,要求自己遵守天子制定的原则。你要这样考虑,虽然臣民的作为有时与你的原则不协凋,但只要未达到犯罪程度,天子就要容忍他。假如有人谦恭地说:“我喜欢你的原则,你就赐给他幸福。如此,人们便会完全遵守你的原则。不要虐待那些无依无靠的人,却畏惧高贵显赫的人。对有能力有作为的人,你应善于任用他们,国家便会繁荣昌盛。凡是那些被任用的,都应使他们有爵位有俸禄。假如你不能使官吏对国家做出贡献,这些人就要走上犯罪道路。对于那些不喜欢你建立的原则的人,你虽然赏赐给他幸福,他对你的国家也没有好处。你不要偏颇不公平,应遵循先王的法则办事。你不要有个人的好恶,沿着先王的道路前进。你不要为非作歹,要遵循先王的正路行事。你不要偏私,不要结交朋党,那么,圣王的道路就会宽广。不结党,不偏私,圣王的道路就会清明可辨。你不要违反王道,不要冒犯原则,圣王的道路就正直。你要会集那些按原则办事的人,那么,臣民们就都能归向你的原则。所以说,天子宣布的至高无上的原则,就应当经常遵守,就是天子的教导也要符合上帝的意旨。凡是臣民,也应把天子宣布的法则当作至高无上的,按照这个原则行事,就是亲附天子了。所以说,天子应当象做百姓的父母一样,来做天下臣民的君主。

  “三德:一是端正人的曲直,二是刚能取胜,三是柔能取胜。要想使天下平安,就要端正人的曲直,对那些强硬不友好的人,就应用刚硬态度战胜他们,对那些友好的人就应用柔和态度对待他们,对乱臣贼子,就必须强硬,对高明君子,就必须柔和。只有国君才能授人爵位赏有俸禄,只有国君才能主持刑罚,只有国君才能享有美食。臣子无权授人爵位赏人俸禄,无权主持刑罚,无权享有美食。臣子如果也能授人爵位赏人俸禄,也能主持刑罚,也能享有美食,就会给你的王室带来危害,给你的国家带来灾祸。人们就会因此行为不合王道,百姓就会因此犯上作乱。

  “解决疑难的办法是选择擅长卜筮的人,任用他们分别用龟甲或蓍草占卜。命令他们进行卜筮,卜筮的征兆有的象下雨,有的象雨后初晴,有的象云气连绵,有的象雾气蒙蒙,还有兆相交错,有的明正,有的象隐晦,卦象共七种。前五种用龟甲占卜,后两种用蓍草占卜,对复杂多变的卦象加以推演研究。任用这些卜筮之人,如果三个人占卜就信从两个人的话。你如果遇到重大的疑难问题,就首先独自深思熟虑,然后与卿士商量,与百姓商量,最后用卜筮来决断。你自己同意,龟卜同意,草占同意,卿士同意,百姓同意,这就叫大同,那么你本人就健康强壮,子孙也将大吉大利。你自己同意,龟卜同意,草占同意,卿士不同意,百姓不同意,这就是吉。卿士同意,龟卜同意,草占同意,你不同意,卿士不同意,这也是吉。百姓同意,龟卜同意,草占同意,你不同意,卿士不同意,这还是吉。你同意,龟卜同意,草占不同意,卿士不同意,百姓不同意,在境内办事就会吉,在境外办事就有凶险。龟卜、草占与人们的意见都违背,静守就会吉利,行动就会有凶险。

  “各种征兆:或是雨,或是晴,或是暖,或是寒,或是风,这五种自然现象都应按时发生。如果五种自然现象都具备,并能按一定规律出现,庄稼就茂盛。如果一种现象过多发生,就会歉收。如果一种现象缺乏了,同样也要歉收。关于美好的征兆:天子谦恭,天就按时下雨;天子政务清明,阳光就会充足;天子英明,温暖就会按时到来;天子深谋远虑,寒冷就会应时而生;天子通达,风就会按时刮过。各种凶恶的征兆:天子狂妄,雨水就会过多;天子僭越差错,天就会干旱;天子贪图享乐,天气就会过分炎热;天子暴虐急躁,天就会过分寒冷;天子昏暗不明,大风就刮个不止,天子决策有了过失,就影响一整年,卿士管理有了过失,就影响一整月,官吏办事有了过失,就影响一整天。年、月、日都没有异常,各种庄稼就会生长茂盛,政治就会清明,贤能的人就会得到提拔,国家就会平安稳定。相反,年、月、日出现了异常,庄稼就长不好,政治就昏暗,贤能的人就受压抑,国家就会动乱,百姓象星辰,有的星辰喜好风,有的星辰喜好雨。日月按规律运行,便产生了冬夏。月亮如果顺从星辰,那么有时就会多风,有时就会多雨。

  “五种幸福:一是长寿,二是富有,三是平安,四是有美德,五是善终。六种灾祸:一是早死,二是多病,三是多愁,四是贫穷,五是丑陋,六是懦弱。”

  武王听完箕子的一番陈述,就把朝鲜封给箕子,未让他作臣民。

  后来,箕子朝拜周王,经过故都殷墟,感伤于宫室毁坏坍塌、禾苗丛生,箕子十分悲痛,想大哭一场,但不行;想小声哭泣,又感到近于女人的性格,于是触景生情吟出《麦秀》诗,诗中说:“麦芒尖尖啊,禾苗绿油油。那个小子啊,不和我友好!”所谓小子,就是纣王。殷的百姓看到这首诗,都为之泣下。

  武王驾崩后,成王还年少,周公旦代理行政掌握国家政权。管叔、蔡叔怀疑周公旦,就与武庚作乱,想攻打成王、周公。周公借用成王的命令诛杀武庚、管叔,放逐了蔡叔,又让微子开管理殷地,以继续殷先祖的事业,并作《微子之命》告诫他,国名为宋。微子本来就仁义贤能,代替武庚后,殷的百姓十分拥戴他。

  微子开去世后,立他的弟弟衍为国君,这就是微种。微种去世后,儿子宋公稽即位。宋公稽去世后,儿子丁公申即位。丁公申去世后,儿子湣公共即位。湣公共去世后,弟弟炀公熙即位。炀公即位后,湣公有儿子鲋祀杀死炀公夺取君位,并宣布说:“我应当即位。”这就是厉公。厉公去世后,儿子釐公举即位。

  釐公十七年(前841),周厉王逃跑到彘。

  二十八年(前831),釐公去世后,儿子惠公即位。惠公四年(前827),周宣王即位。三十年(前801),惠公去世,子哀公即位。哀公于元年(前800)去世,子戴公即位。

  戴公二十九年(前771),周幽王被犬戎所杀,秦国开始被列为诸侯。

  三十四年(前766),戴公去世,儿子武公司空即位。武公的女儿做了鲁惠公的夫人,生下了鲁桓公。十八年(前748),武公去世,儿子宣公力即位。

  宣公的太子名与夷。十九年(前729),宣公生病了,把君位让给弟弟和说:“父亲死了,儿子继位,哥哥死了,弟弟继位,是天下普遍的道义。我要立和为国君。”和多次谦让,最后才接受。宣公去世后,弟弟和即位,这就穆公。

  穆公于九年(前720)病重,对大司马孔父说:“先君宣公舍弃太子与夷而把君位让给我。我永生不能忘怀。我死后,一定立与夷为国君。”孔父却说:“大臣们都希望立公子冯(píng,同凭)!”穆公说:“不要立冯,我绝不能辜负宣公。”于是穆公派冯出使郑国并居住在那里。八月庚辰日,穆公去世,哥哥宣公的儿子与夷即位,这就是殇公。君子听到这种情况后说:“宋宣公可以算是知人善任了,立自己的弟弟为国君保全了道义,然而自己的儿子也还是终于享有了国家。”

  殇公元年(前719),卫公子州吁杀死自己的国君完,自己立为君主,想得到诸侯的支持,便派人告诉宋国君说:“冯在郑国,一定是后患,你可以和我共同讨伐他。”宋答应了,和卫共同攻打郑国,军队打到东门便返回了。第二年(前718),郑国讨伐宋国,还报“东门役”的仇恨。那以后,诸侯多次来进犯宋国。

  九年(前711)的一天,大司马孔父嘉的美貌夫了外出,路遇太宰华督,华督看中嘉的夫人,竟目不转睛地盯住她。华督贪图孔父妻,就让人在国中扬言说:“殇公即位十年,竟打了十一次大仗,百姓苦不堪言,这都是孔父的罪过,我要杀死孔父以安定人民。”当年,鲁人杀死自己的国君隐公。十年(前710),华督杀死孔父,夺了他的妻子。殇公很生气,于是华督又杀死殇公,从郑国迎回穆公儿子冯并立他为君王,这就是庄公。

  庄公元年(前710),华督作宰相。九年(前702),逮捕了郑国的祭(zhài,债)仲,要挟他立突做郑国国君。祭仲答应了,终于立突为国君。十九年(前692),庄公去世,儿子湣公捷即位。

  湣公七年(前685),齐桓公即位。九年(前683),宋国洪水成灾,鲁国派臧文仲到宋国慰问,湣公自责说:“因为我不能事奉鬼神,政治不清明,所以发生了大水。”臧文仲认为这话很对。这话实际是公子子鱼教导湣公的。

  十年(前682)夏天,宋国讨伐鲁国,在乘丘作战,鲁国活捉了宋国南宫万。宋人请求释放万,南宫万回归宋国。十一年(前681)秋天,湣公与南宫万出猎时作博戏,南宫万与湣公争道,湣公很生气,侮辱了他,说:“最初我很敬重你,今天,你只不过是鲁国的一个俘虏。”南宫万勇武有力,痛恨湣公这样说,于是抓起棋盘把湣公杀死在蒙泽。大夫仇牧听说这件事,带着武器来到公门。南宫万迎击仇牧,仇牧门齿碰到扉上死了。南宫万又杀死太宰华督,就改立公子游作国君。各位公子逃奔到萧邑,公子御说逃奔到亳(bó,伯)。南宫万的弟弟南宫牛带领军队包围了亳。冬天,萧邑大夫和宋都逃来的公子们联合击杀了南宫牛,并杀死新立的国君公子游,而立湣公弟弟御说,这就是桓公。南宫万逃奔到陈国。宋国派人贿赂了陈。陈国人巧使美人计用醇酒灌醉了南宫万,用皮革把他裹上,送回宋国。宋国人对南宫万施以醢(hǎi,海)刑。

  桓公二年(前680),诸侯讨伐宋国,到了宋都郊外就离开了。三年(前679),齐桓公开始称霸。二十三年(前659),卫国把公子毁从齐国迎回,并立他为国君,这就是卫文公。文公的妹妹是宋桓公的夫人。这一年,秦穆公即位。三十年(前652),宋桓公病重,太子兹甫谦让自己的庶兄目夷继承君位。桓公虽然认为太子之意合乎道义,但最终未同意。三十一年(前651)春,桓公去世,太子兹甫即位,这就是宋襄公。襄公让自己的哥哥目夷做宰相。桓公还未安葬,齐桓公就在葵丘会见各国诸侯,襄公前去赴会。

  襄公七年(前644),宋地陨星坠落如雨,和雨一块降下,六只�(yì,亿)退着飞行,因为风太大了。

  八年(前643),齐桓公去世,宋国想与各诸侯结盟相会。十二年(前639)春天,宋襄公要在鹿上结盟,向楚国提出请求,楚人答应了他。公子目夷进谏说:“小国争当盟首,是灾祸。”襄公听不进目夷的劝告。秋天,各诸侯在盂与宋公聚会结盟。目夷说:“灾祸难道在此吗?国君的欲望太过分了,怎么受得了呢!”果然,楚拘捕了宋襄公以讨伐宋国。冬天,诸侯再次在毫相会,楚释放了宋公。子鱼说:“灾祸还没有结束呢。”十三年(前638)夏天,宋国讨伐郑国。子鱼说:“灾祸就在这里了。”秋天,楚国为援救郑国而讨伐宋国。襄公要出战。子鱼进谏说:“天抛弃商很久了,不可以战。”冬天,十一月,襄公在泓水与楚成王作战。楚军渡河未完时,目夷就劝说:“彼众我寡,要趁他们渡河时攻打他们。”襄公不听目夷的意见。等到楚军渡完河还未排列成阵势时,目夷又建议:“可以攻打了。”襄公却说:“等他们排好阵势再打。”楚军阵势排好,宋军才出战。结果宋军大败,襄公大腿受伤。宋国人都怨恨襄公。襄公辩解说:“君子不能乘人之危,不能攻打未列好阵势的军队。”子鱼说:“打仗胜了就是功劳,说些空洞的道理又有什么用呢!真的按襄公说的做,就当奴隶服侍别有算了,何必还打仗呢?”

  楚成王救郑成功,郑国热情款待他。成王离开时,娶了郑君两个女儿回楚。叔瞻说:“成王不懂礼节,难道能寿终正寝吗?讲究礼节内外无别,从这里就知道他绝对不能成就霸业了。”

  这一年,晋公子重耳路过宋国,襄公因为被楚国打伤,想得到晋援助,于是厚礼重耳,赠送给重耳八十匹马。

  十四年(前637)夏天,襄公终于死于泓水之战时的腿伤,儿子成公王臣即位。

  成公元年(前636),晋文公即位。三年(前634),宋国背弃楚国盟约与晋友好,因为宋曾对文公有过恩德。四年(前633),楚成王讨伐宋国,宋国向晋国告急。五年(前632)晋文公救援宋国,楚军退去。九年(前628),晋文公去世。十一年(前625),楚太子商臣杀死自己的父亲成王即位。十六年(前620),秦穆公去世。

  十七年(前619),成公去世。成公的弟弟御杀死太子和大司马公孙固,自己立为国君。宋人杀死国君御,拥立成公小儿子杵臼,这就是昭公。

  昭公四年(前616),宋在长丘打败长翟缘斯。七年(前613),楚庄王即位。

  九年(前611),昭公昏庸无道,百姓不归附他。昭公的弟弟鲍革很贤惠,又能礼遇下士。先前,襄公夫人想与公子鲍私通,未能如愿,于是就帮助鲍对国人布施恩惠。公子鲍收于华元的推荐作了右师。昭公出猎时,夫人王姬让卫伯杀死昭公杵臼,弟弟鲍革即位,这就是文公。

  文公元年(前610),晋国率领诸侯讨伐宋国,谴责宋杀死了国君。但听说文公已被立为国君,就退兵了。二年(前609),昭公儿子靠文公的同母弟弟须和武公、缪公、戴公、庄公、桓公后代的支持作乱,文公便诛杀了他们,赶走武公、缪公后代。

  四年(前607)春天,楚让郑讨伐宋国。宋国派华元作统帅,郑国打败了宋国,囚禁了华元。华元在作战初曾杀羊犒劳士兵,他的车夫没有吃到羊羹,所以十分怨恨,便驾着车跑到郑军中,所以宋军失败,华元被囚。宋国用一百辆兵车、四百匹毛色漂亮的马赎回华元。这些东西还未完全送到楚国,华元就逃了回来。

  十四年(前597),楚庄王包围了郑国。郑伯投降了楚国,楚国又解围而去。

  十六年(前595),楚国使者路过宋国,宋国因有前仇,就逮捕了楚国使者。九月,楚庄王包围宋都。十七年(前594),楚国包围宋都达五月之久,城内告急,无粮可吃,华元便在一天夜里暗中会见楚国将领子反。子反告诉庄王。庄王问:“城中怎么样?”子反回答:“城内人劈开人骨作柴烧,交换幼子果腹。”庄王说:“这话是真的呀!我军也只有两天的口粮了。”楚国由于讲求信义,就退兵了。

  二十二年(前589),文公去世,儿子共公瑕立为国君。宋国第一次实行厚葬。君子讥笑华元没有尽到为臣的职责。

  共公十年(前579),华元与楚将重友好,又与晋将栾书友好,因此与晋楚都结了盟。十三年(前576),共公去世。华元做右师,鱼石做左师。司马唐山杀死太子肥,又打算杀死华元,华元要逃亡到晋国,鱼石阴止了他,到了黄河又折回来,杀死了唐山。于是,立共公小儿子成,这就是平公。

  平公三年(前573),楚共王攻下宋国的彭城,把彭城封给宋国左师鱼石。四年(前572),诸侯共同杀死鱼石,而把彭城归还给宋国。三十五年(前541),楚公子围杀死自己的国君即位,这就是灵王。四十四年(前532),平公去世,儿子元公佐即位。

  元公三年(前529),楚公子弃疾杀君即位,做了平王。八年(前524),宋国发生火灾。十年(前522),元公不讲信用,用欺骗手段杀死许多公子。大夫华氏、向氏作乱。楚平王太子建逃奔到宋国,看见华氏等人互相攻伐作战,便离开宋国跑到郑国。十五年(前517),因为鲁昭公在外居住躲避季氏,元公便替他四处求情回鲁国,半路上元公去世,儿子景公头曼(wàn,万)即位。

  景公十六(前501),鲁国阳虎逃奔到宋国,后又离开。二十五年(前492),孔子路过宋国,宋国司马桓魋(tūi,推)讨厌孔子,想杀死他,孔子换上平民服逃出宋国。三十年(前487),曹背叛宋国,宋国讨伐曹国,晋国未去救援,于是宋国君灭亡了曹国,占据了曹国。三十六年(前481),齐国田常杀死国君简公。

  三十七年(前480),楚惠王灭亡了陈国,火星侵占了心宿星区。心宿区是宋国的天区,景公十分担忧。司星子韦说:“可以把灾祸移到相国身上。”景公说:“不行,相国象是我的手足。”子韦又说:“可以移到百姓身上。”景公说:“也不行,国君靠的就是百姓。”子韦又说:“可以移到年成上。”景公说:“更不行,年成歉收,百姓贫困,我做谁的国君!”子韦说:“天虽高远却能听到下界细微的声音,您有这三句国君应该说的话,火星应该移动了。”于是仔细观测火星,火星果然移动了三度。

  六十四年(前453),景公去世。宋公子特杀死太子即位,这就是昭公。昭公是元公的曾孙。昭公的父亲是公孙纠,纠的父亲是公子褍(duān,端)秦,褍秦就是元公的小儿子。景公杀死昭公的父亲公孙纠,所以昭公怨恨太子,便杀死他,自己即位。

  昭公四十七年(前404)去世,儿子悼公购由立为国君。悼公八年(前396)去世,儿子休公田即位。休公田二十三年(前373)去世,儿子辟公辟兵即位。辟公三年(前370)去世,儿子剔成即位。剔成四十一年(前329),剔成的弟弟偃袭击剔成,剔成失败逃到齐国,偃自立宋国国君。

  君偃十一年(前318),自己号为王。东面打败齐国,攻下五座城;南面打败楚国,侵占三百里地;西面打败魏国,和齐魏结成怨家。君偃用牛皮袋盛着血,悬挂起来用箭射它,称为“射天”。君偃只知沉缅于酒色之中。凡是规劝提意见的大臣,君偃一律射死。于是诸侯们都称他为“桀宋”。“宋君偃又步纣王后尘,为所欲为,不可不杀。”诸侯要求齐国讨伐宋国。王偃即位四十七年(前282),齐湣王与魏、楚讨伐宋国,杀死王偃,灭亡了宋国,瓜分了宋地。

  太史公说:孔子说过“微子走了,箕子成为奴隶,比干进谏被杀,殷朝有三位仁者。”《春秋》讥讽宋国的动乱从宣公废掉太子让自己的弟弟即位开始,国家不安定达十代之多。襄公时,修行仁义,想做盟主。他的大夫正考父称赞他,所以追述契、汤、高宗时代殷朝兴盛的原因,写了《商颂》。宋襄公在泓水吃了败仗之后,有的君子认为他值得赞扬,感叹当时中原地区的国家缺少礼义,所以表彰他,因为宋襄公具有礼让精神。

●本篇共2页●